勝和「上水皇帝」白頭仔,為成大佬與父親恩斷義絕,晚年慘遭暴打

黄朔 2023/01/20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曾經是一個富家大少,雖然過著奢靡的生活,但卻渴望成為一個江湖中人,執意投身黑道后,他的父親和他決裂;

他踏上江湖之路后,成為香港最強社團的老大,可沒想到竟然在自己地盤上遭人暴打。

他的綽號叫作「白頭仔」,曾經是和勝和社團的老大,人稱「上水皇帝」。


「白頭仔」的真名叫做李福榮,于1956年出生在香港的上水。

他的老爸,是一個有頭腦的生意人,和那個時候的平民相比,李福榮已經屬于「有錢人家的孩子」的行列。

天天吃飽穿暖,醒來后有人服侍,睡覺時有傭人來看他有沒有睡好,生活是真的很愜意。

但人都是如此,在一個很好的地方長大,并不覺得幸福,相反,他們反而更喜歡過另外一種人生。

說到這點,就讓人想起《新警察故事》中,吳彥祖扮演的「阿祖」一樣,電影中最令人有印象的台詞就是那句:「收手吧,阿祖,外面都是警察!」


阿祖的家境不僅殷實,他的老爹還是高官,可父母對他期望過高,導致他偏偏選擇要做賊寇,而且從他的角度來看,也有一番道理。

李福榮也和阿祖一樣,他自幼聰明,卻不喜歡讀書。到了李福榮最叛逆的年紀,「跛豪」、「馬氏兄弟」、「teddy哥」洪漢義這些黑道名人的故事,都是坊間津津樂道的話題。


李福榮這個正值叛逆的少年,經常曠課,跟街頭流氓混在一塊,在聽到黑道老大的時候,他就忍不住想幻想自己成為江湖大佬,也因此他成為了和勝和大佬「靚榮」的「藍燈籠」。

李福榮的老爸是個正經的生意人,在得知這件事情后,狠狠地揍了他一頓,讓他退出社團,否則就讓他和家族斷絕關系!

但李福榮在逆境中,被揍得越慘,他就越堅持自己的江湖之路。


他的老爸對他失望至極,一個擁有大好前途的少年,竟然變成了街頭混混,而且還是他的親生骨肉。

父親一怒之下,將李福榮趕了出去。李福榮是個倔強的人,他拿著自己的行李,走出了養育自己多年的家。

由此可見,在對子女進行管教的過程中,父母應該更加注重與子女的交流和「柔性勸導」。

可以想象,一個被寵壞了的紈绔子弟,突然離家出走,并且身無分文,如何過日子?那日子自然是不好過!

幸虧李福榮有一個哥哥,經常背著家里拿錢來接濟他,這讓李福榮的生活變得輕松一些,而李福榮這位哥哥,在日后也成了和勝和社團的一員,江湖人稱「白頭福」。


李福榮的老大「靚榮」,在江湖中也是一號人物,是和勝和的高層,手底下門生眾多。

「靚榮」在年輕時是和勝和在粉嶺的話事人,當年便是由于上水與粉嶺相鄰,所以出生在上水的李福榮才會成為「靚榮」的門生。

在和勝和社團中,有權勢的大佬以及門生們,都會被以「線」來做統稱。比如和勝和「第一老頂」甄國龍,他以及他的門生們,就被稱為「國龍線」;又有超級元老「尤伯」以及他的門生們,被稱為「尤伯線」。


「靚榮」也是極具權勢的大佬,因此江湖中也有「靚榮線」的說法,李福榮便是「靚榮線」的一份子,并且他憑借著自己的智慧,成為這條「靚榮線」里的翹楚之輩。

「靚榮線」中還有一位很出名的人,綽號為「佐治跛」,他在西歐發展自己的勢力,門生極多,因此在一九八八年,他在英國的媒體上還被稱為「英倫教父」。

而「佐治跛」這麼一個「教父級」人物,在「靚榮線」里能跟他媲美的便只有李福榮,他與李福榮并稱為「靚榮線雙虎」,這也側面地看出李福榮的江湖地位。


與那些總是生活在刀光劍影之下的江湖人不同,李福榮更善于經商,或許是商人家庭出身,只有對此道耳濡目染,李福榮靠著社團的背景,開啟了自己的商業版圖。

李福榮加入社團后,第一次嶄露頭角的時候,就引起了「靚榮」的注意,「靚榮」將公司的事情,都托付給了李福榮,李福榮不負所望將公司經營得很好,慢慢地,在「靚榮」的眼中,李福榮就是他的接班人。

80年代中期,李福榮三十多歲的時候,頭髮已經花白,可能是因為想著太多的事情,也可能是因為基因的緣故,他那一頭花白的頭髮,實在是太顯眼了,所以在江湖中才有了「白頭仔」的綽號。


80年代后期,雖然黑道社團很多,但隨著阿SIR的打擊力度卻越來越大,黑道的發展也越來越難。

上水和粉嶺因為地處偏遠,比起九龍、港島等繁華的地方,上水和粉嶺對黑道的發展更有利,所以才會在這地方,涌現出不少厲害的人物。

當年「姜老大」橫掃各方,稱霸「新界」北部,將身在上水的李福榮打得狼狽不堪,不得不離開家鄉。


常言道:「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李福榮離開了上水之后,來到了油尖旺發展,油尖旺可是富庶之地,機會特別多,在這兒,李福榮的經商天賦,在這里得到了充分地發揮!

他先是與社團的「精英」們義結金蘭,總共十八個,號稱「燒十八友」。這些結義兄弟可都是江湖猛人,有「勝和太上皇」囝囝、前坐館「訴苦森」、「山頂標」等等。


有了這十八位兄弟撐場,他在油尖旺發展事業就顯得很順利,帶著馬仔四處插旗,酒吧、青樓、賭檔皆被收入囊中,賺得盆滿缽滿。

正所謂:「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李福榮雖然在油尖旺呼風喚雨,卻依然掛念著上水這個成長的地方。

一九九四年,有實力的李福榮帶著一批馬仔,來勢洶洶地殺回「新界」北部,準備與「姜老大」一較長短!


「姜老大」能在這兒橫行無忌,自然也不是省油的燈,兩方人馬摩擦不斷,來了一場長達一年多的拉鋸戰。

江湖人打拉鋸戰,跟常規戰場其實是一個道理,打的就是錢糧。李福榮在油尖旺地區有穩定的收入,馬仔可以源源不斷地招來;而長久之下「姜老大」已經是筋疲力盡,元氣無法恢復,最后不得不飲恨「新界」北部。

「姜老大」一走,李福榮立馬接管這片地盤,「姜老大」大部分歸附到他的麾下,李福榮勢力暴漲。

就這樣,風光無限的李福榮被江湖人稱為「上水皇帝」。

李福榮在稱霸江湖后,對于事業有了新想法,他轉行從事正經行業,從房地產到公交車,再到裝修項目,甚至是路邊攤他都插了一手。

不過,雖然想從事正經行業,卻始終還是用江湖手段。

他怎麼靠公交車運營賺錢?他包下公交線路的部分站點,等公交司機車開到了那幾個站點,就強迫司機上交路線費。司機們為了生計、為了人身安全也不敢拒絕。


而路邊攤生意就有意思了!他在上水的一家購物廣場門口,通過自己在道上的勢力,將門口的路低價地租了下來,商場老闆怕他帶人來搗亂,不想惹麻煩,就租給了他。

然后李福榮將租下來的路口劃分為一個個攤位,再高價地租給有需要的小販們。

算起來這是占道經營,這些攤販們每個月都會收到罰單,好在高額租金里面已經包含了罰單的錢,罰單由李福榮來處理。


李福榮除了收租,還收物業費,他派人組建了一個「攤位管理委員會」,這幫人就是專門負責收物業費的。

至于前面妳說的罰單,其實也就是給上面交差,畢竟李福榮黑白兩道都有人脈。


路邊攤的模式「試點」成功后,李福榮還在火車站的天橋上依樣畫葫蘆,照樣賺得盆滿缽滿。

2002年,李福榮成了和勝和的坐館,手底下的馬仔近萬人,在那時候江湖人稱其為「勝和兵庫」,風頭一時無兩。

不過,風光無限的李福榮當了幾個月的坐館后,卻在自己的地盤上被人胖揍了一頓,不僅自己丟人,連社團也跟著丟人。


原來,當年李福榮在競選坐館的時候,頭馬「猴戲」高調地為他拉票,李福榮為人低調,看不慣「猴戲」的高調,于是狠狠地罵了「猴戲」一頓。

「猴戲」也是一片好意,最終卻落得被罵的下場,心有不甘的他,開始怨恨起了李福榮。

他私底下聯絡了新義安的人,找準機會給李福榮一個教訓。

李福榮那天本來是打算去酒吧里喝點小酒,結果卻被埋伏在廁所的新義安馬仔圍毆,腦袋還被開了瓢。


待新義安的人走散后,李福榮掏出口袋里的「8848」手機,讓手下人查清楚這件事。

事后雖然新義安的幾個馬仔被抓回來毒打,但李福榮在大本營被揍這事還是很丟人。

事情查清后,李福榮才發現這事的始作俑者還是自己的得意門生,并且那時候「猴戲」已經逃到了其他地方,這令李福榮又羞又怒。

2003年,李福榮慘遭臥底的告發,蹲了一年大獄,從牢房里走出來后,變得低調老實,大部分時間都是由哥哥「白頭福」在台前為他處理事情。


不過,李福榮只是退居幕后,并沒有退出江湖。

那時候粉嶺一位富豪要翻新豪宅,這次是一個價值三千萬的大項目,風險不大利潤極高。

可李福榮不是「粉嶺皇帝」,而是「上水皇帝」,那時候粉嶺的話事人是和勝和社團的大佬「三萬」。

「三萬」也有做裝修項目的公司,李福榮想拿下這個豪宅的項目,無異于要從「三萬」手中搶錢。

「三萬」的輩分雖然不及李福榮,但也不是吃素的。

他們雙方使出渾身解數,各拉起數百名馬仔到商場里談判,最后社團元老不得不出面,這事才算告一段落。


李福榮不僅有裝修工程,也有房地產工程。值得一提的是,他壟斷了工地上的便當生意,價格比其他地方還貴,工人也只能找他買,其他人想來工地上賣便當,那就要問過他手頭的那把四十米大砍刀。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