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晶的冷門經典:模仿王家衛,打造另類賭片,卻埋沒在好萊塢大片浪潮中

黄朔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1988年的香港,一個叫王家衛的編劇,轉型成為了導演,相繼拍攝了《旺角卡門》、《阿飛正傳》、《東邪西毒》、《重慶森林》、《墮落天使》、《春光乍泄》等文藝經典。

抽幀的畫面、情緒化的旁白、數字明確的臺詞、冷暖色調交錯的鏡頭、標誌性的配樂,這些風格化的鏡頭語言,也成為了「王家衛作品」裡,極具辨識度的電影元素。

王家衛的電影風格雖然始終如一,但他涉獵的電影題材,卻異常廣泛。黑幫題材、警匪片、武俠題材、功夫題材、科幻題材,王導都進行過拍攝嘗試。

雖然電影題材涉獵廣泛,但有一類作品題材,王家衛卻未曾以導演身份,進行過創作嘗試,那就是「喜劇」。而有趣的是,成為導演之前的王家衛,偏偏就是一位喜劇編劇。

興許是早年的編劇生涯,讓王家衛對喜劇產生了厭倦,所以成為導演之後的他,一直都沒有對喜劇題材,進行過拍攝、創作。但這也不禁讓許多影迷好奇,如果王家衛用自己的電影風格,拍一部喜劇作品,會是什麼樣子?

等王家衛拍喜劇片,估計是遙遙無期了。不過,2001年時的王晶,倒是用十分純正的「王家衛風格」創作了一部喜劇經典,它就是《一個爛賭的傳說》。

尋求事業突破的碟片巨頭「美亞」

說起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就不得不提該片的製作、發行商「美亞娛樂」。可能「美亞」的名號,不像「嘉禾」、「永盛」、「中國星」那樣響亮,但是它的logo,卻承載了一代人的港片記憶。

「美亞」成立于80年代中期,早期的「美亞」,主要從事電影作品的錄影帶發行工作。進入90年代之後,隨著VCD光碟的出現,「美亞」又開始在碟片市場蓄力。

90年代初,碟片市場快速發展,「美亞」也趁著這股市場大潮,快速成長。逐漸壯大的「美亞」,不再滿足于「從別人手中買版權,之後刻光碟」的運營模式,而是嘗試「自產自銷」,尋求更大的利潤空間。

90年代中後期,「永盛電影」、「嘉禾電影」這些製片巨頭,都遭遇了發展危機。而「美亞」也抓住機會,試圖在此時的港片市場之上大展拳腳。

自1999年起,「美亞娛樂」開始大力扶持旗下的子公司「美亞電影製作有限公司」,想要彎道超車,成為港片市場之上的新霸主。

2000年,「美亞電影製作有限公司」推出了《愛與誠》、《茱麗葉與梁山伯》、《無人駕駛》三部電影作品,並且都獲得了不錯的口碑評價。

2001年,「美亞」加大了在「電影製作」業務上的投入,同時還嘗試與一些港片名導攜手合作。

正是在這樣的發展需求之下,王晶的「晶藝電影」在2001年與「美亞」展開合作,共同拍攝了「喜劇賭片」《一個爛賭的傳說》。

在這部作品的創作過程之中,王晶擔任了監製、編劇的工作,而「晶藝電影」的新晉導演麥子善,則以「導演身份」,負責了電影的拍攝工作。

90年代的港片市場之上,王晶、王家衛兩位導演,經常被觀眾們拿來比較。王晶票房得意,卻時常被嘲諷作品缺乏藝術性。而王家衛憑藉濃烈的藝術氣息,獲獎無數,但卻賠垮了一位又一位投資人。

面對外界的議論,性格跳脫的王晶,時常在自己的電影作品中,對王家衛的電影風格進行惡搞。而王晶的每一次惡搞,也都能十分精準地抓住「王家衛電影風格」的精髓。

2000年,王家衛因為《花樣年華》,再度拿下數座獎盃。而2001年與「美亞」合作的王晶,也再次對王家衛展開了調侃。

這一次,王晶沒有對王家衛進行「喜劇化的惡搞」,反而是模仿王家衛的電影風格,創作了這部「喜劇賭片」《一個爛賭的傳說》。

接下來,我們就結合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的故事,聊一聊王晶在該片中對王家衛的模仿與調侃。

一個「賭徒」的4天3夜‍

抽幀鏡頭、經典配樂、情緒化的旁白、數字明確的臺詞,可謂是「王家衛電影」最顯著的四個特徵。而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在一開場,就把這些濃烈的「王家衛電影元素」推到了觀眾的眼前。

伴隨著一段抽幀效果的畫面,《藍色多瑙河》的配樂響起,一段情緒化的旁白,也開始向觀眾介紹故事的男主角。

「舒奇」(吳鎮宇飾演)是一名職業「賭徒」,喜歡玩「百家樂」。在澳門的這家賭場中,舒奇已經連「賭」了三天三夜。

舒奇有一個習慣,他每次來澳門「賭錢」,都會提前買好來回的船票,同時還會留下100塊錢,給自己保底。現在,舒奇輸得只剩100塊了,他知道,自己是時候離場了。

離開「賭場」之後,舒奇返回香港。在一家茶餐廳裡,舒奇要了一碗雲吞面作為早餐。此時,幾位客人在談論最近出現的「變態色魔」。聽說這個色魔,專挑男人下手,已經有不少人遭遇了色魔的侵犯。

客人的談話,勾起了舒奇心中的好奇,「被人侵犯,到底是什麼感覺?」

吃完飯,舒奇發現,自己用來「保底」的那100塊丟了,沒錢付賬。茶餐廳老闆,非常討厭吃霸王餐的人,對付這些人,老闆慣用的手段,就是「武力」。

不想挨打的舒奇,給自己唯一的朋友「阿B」打電話、求救。阿B是一個賣盜版光碟的小販,他告訴舒奇,自己現在很忙,要到晚上收攤之後,才能過去。沒辦法,舒奇只好給自己的女朋友「阿雪」打電話。

阿雪來到茶餐廳,幫舒奇解了圍。之後,二人來到了舒奇的住處。舒奇嗜賭成性,欠下了不少債務。「包租公」(林雪飾演)一看到舒奇回來,就向他催要房租。

尷尬的生活狀況,讓舒奇在阿雪面前,出盡了洋相。

包租公走後,阿雪直奔主題,將舒奇推倒在床上。一番纏綿之後,阿雪向舒奇提出了分手。

面對阿雪的分手請求,舒奇毫不意外,因為剛才在茶餐廳,舒奇看到一個男人,開著跑車送阿雪前來。

舒奇知道,阿雪是一個好女孩,應該找一個更好的男朋友。于是,他接受了分手。而阿雪離開時,也給舒奇留下了三千塊的生活費,並奉勸他找一份安穩工作。

對于舒奇這樣的職業「賭徒」來說,工作顯然是不可能工作的。不過,三千塊倒是可以讓他「賭」一把。這天下午,舒奇到馬場下注,結果時來運轉,贏了八萬塊。

這一夜,為了排遣失戀的苦惱,舒奇決定到「夜總會」放鬆放鬆。結果在夜總會偶遇了媽媽桑「公主」(關秀媚飾演)。

和舒奇一樣,公主也失戀了。同是天涯淪落人,舒奇打算照顧一下公主的生意,結果,公主給舒奇介紹了一個胖妹。

原來,公主的男朋友,出軌了她的閨蜜。公主與閨蜜鬧翻,而閨蜜也撬走了公主手下的「小姐們」,只留下了一個胖妹。

胖妹太過熱情,舒奇接受不了,于是打算就此結束,買單回家。可是,身為「媽媽桑」的公主,卻不知去向。舒奇只好把錢交給胖妹,打發她離開。

告別胖妹之後,舒奇不知該何去何從,他沒有事業,沒有工作,沒有朋友,也沒有女朋友。不知道該如何打發時間的他,選擇再度前往澳門,似乎只有在賭桌上,舒奇才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意義。

來到澳門之後,舒奇遇到了「疊碼仔」飛士(薑皓文飾演),還看到了老仇人「大陸客」。

之前,舒奇在「賭場」輸了三天三夜,而「大陸客」把舒奇當成「指路明燈」,故意反著買,結果贏了三天三夜。

重返「賭場」的舒奇,有意要跟這個「大陸客」叫板。「大陸客」買莊,舒奇就買閑,「大陸客」買大,舒奇就買小,看看誰的運氣好。

結果,這個「大陸客」賭運亨通,一晚上下來,舒奇不僅輸光了自己的八萬塊,還欠下了飛士十萬的「高利貸」。

飛士抓了舒奇,並讓他給朋友、親人打電話,拿錢來贖人。可是,舒奇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無奈之下,飛士只好先將舒奇關押起來。

被關押期間,舒奇遇到了公主。原來,昨晚公主心情不好,也來澳門「賭錢」,結果連輸了一夜,也欠下了飛士的「高利貸」。

都是失了戀,都是欠了債,相似的人生經歷,讓公主、舒奇之間快速產生了情感共鳴。

有一位姓莫的富商,一直在追求公主,為了自保,公主向這個「莫老伯」(曹達華飾演)求救。而為了搭救舒奇,公主也將舒奇的債務,一併推給了莫老伯。

莫老闆來到澳門,出錢擺平了一切麻煩。之後,飛士返回「賭場」繼續疊碼,公主跟隨莫老伯返回香港。一瞬間,全世界似乎又只剩下了舒奇一個人。

舒奇不明白,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到最後自己總是一個人,自己到底是因為「賭錢」才沒有了朋友,還是因為沒有了朋友,才選擇了「賭錢」。

不知何去何從的舒奇,選擇返回香港,回到自己的住處,好好睡一覺。然而在公寓的電梯裡,舒奇被人用「電擊棒」電昏。

意識模糊之際,舒奇想到了昨天在茶餐廳聽說的「變態色魔」。之前,舒奇還在好奇「被侵犯是什麼感覺」,沒想到這麼快,他就有機會知道問題的答案。

危急時刻,包租公突然出現,舒奇本以為,包租公能救自己一命。沒想到,包租公也被「電擊棒」電昏,成為了「色魔」的獵物。

舒奇認為,「色魔」一定會先對自己下手,畢竟,自己比包租公長得帥。然而,舒奇想錯了,「色魔」率先對包租公下了毒手。

包租公遭受侵犯之際,「員警」趕到現場,抓捕了「色魔」。包租公因為「括約肌受重創」,需要住院治療。包租公不想讓家人知道這件事情,于是希望舒奇送自己去醫院。

處理完了包租公的事情之後,舒奇打算離開醫院,結果在醫院門口,他遇到了公主。

原來,公主上午跟隨莫老伯回家,莫老伯打算好好體會一番「魚水之歡」。結果卻因為太過激動,心臟病復發,搶救無效、去世。

兩個寂寞的人再次相遇,公主也直奔主題,帶舒奇回了家。舒奇本以為,這一晚會是一個不眠之夜。這一夜確實未眠,不過未眠的方式,與舒奇的想象有些不同。

公主的弟弟「聰仔」(李燦森飾演),患有先天性脆骨病。這一夜,聰仔因為意外,斷了三根肋骨,被送到醫院。舒奇也陪同公主,一同來到醫院,並忙活了一夜。

聰仔的情況需要手術,可是聰仔的血型比較特殊,十分罕見。舒奇表示,自己也是罕見血型,不知道是否跟聰仔匹配。

醫生對舒奇進行了檢查,舒奇的血型確實比較罕見,不過與聰仔並不匹配。

檢查完血型之後,醫生帶舒奇見了一位特殊的病人,這位病人是縱橫黑白兩道的大人物「朱老先生」。這位朱老先生得了重病,需要進行器官移植,而舒奇的血型,剛好與朱老先生匹配。

朱老爺子需要一個腎、三分之一的肝,這個移植手術,器官捐獻者有百分之三十的生還可能。講清楚了一切之後,朱老先生向舒奇許諾,只要舒奇願意捐獻,自己可以滿足他的任何要求。

事關生死,舒奇拒絕了朱老爺子,可是朱老爺子卻表示,世事無常,如果舒奇哪天想通了,隨時可以來提條件。

世事無常,舒奇很快就遇到了兩件不得不解決的麻煩。美國有一家醫院,可以幫聰仔做手術,可是前前後後需要兩百萬的費用。舒奇對公主暗生情愫,想要幫忙,可是手中卻沒有這麼多錢。

阿雪遭到了男友「芬奇」的欺辱,舒奇挺身而出,為前女友打抱不平,結果卻招惹了「黑社會」的報復,芬奇還揚言,要砍掉舒奇的一隻手。為了解決這些麻煩,舒奇來找朱老先生。

舒奇的這些問題,對于朱老先生來說,都算不上什麼問題。朱老先生給了舒奇三百萬,還安排人手,送聰仔到美國就醫。而芬奇那一夥古惑仔,也被朱老先生的手下「阿豹」輕鬆搞定。

解決了所有問題之後,舒奇與朱老爺子約定,第二天上午9點,在醫院進行器官移植手術。

這一夜,舒奇帶公主來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享受人生最後的幸福時刻。然而一場纏綿之後,二人身體疲憊,但卻無心入眠。于是,公主、舒奇和往常一樣,來到了澳門,打算在「賭桌」上打發時間。

在「賭桌」上,舒奇再次看到了那個「大陸客」,時間過去了一天一夜,這個「大陸客」一直都沒有離開過「賭場」。

這一次,舒奇依舊和「大陸客」對著幹,結果,舒奇時來運轉,一局未輸。而「大陸客」卻輸掉了全部的資產。

舒奇、公主數了數手中的籌碼,二人「賭贏」了兩百八十萬。公主表示,再贏二十萬,就湊足三百萬了,她希望舒奇將錢還給朱老爺子,終止這次「器官移植」。

舒奇也決定放手再賭最後一把,之後便與公主一起過安穩的生活。然而,世事難料。舒奇、公主的好運結束,他們沒能贏回二十萬,還將手中的二百八十萬輸光。

天亮後,舒奇如約去醫院。結果到了醫院,舒奇得知,朱老爺子淩晨時病發,已經去世了。朱太太表示,「器官移植手術」取消,而之前的那筆錢也一筆勾銷,只當是為朱老爺子積一些陰德。

知道自己躲過一劫,舒奇慶倖不已,他買了一束玫瑰,返回酒店去找公主。豈料,公主在酒店自盡。公主以為舒奇此去,必死無疑,于是在上午9點鐘割腕自盡,為舒奇殉情。

到最後,舒奇又成了孤零零的一個人。不知何去何從的他,再度回到了澳門的「賭場」。這次,連坐在「賭桌」對面的「大陸客」也離開了。

內心寂寞的舒奇,終于知道自己為什麼喜歡「賭博」了,因為只有在「賭桌」上,他才能忘記過去,忘記現在,忘記將來,同時也忘記自己。

電影的最後,伴隨著搖曳的鏡頭,抽幀的畫面,《藍色多瑙河》的BGM再次響起,而舒奇的身影也緩緩走入「賭場」,《一個爛賭的傳說》的故事也在此刻結束。

被埋沒的港片經典

在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裡,王晶、麥子善對王家衛的電影風格,進行了全方位的模仿。然而在模仿的同時,王、麥二人也沒有放棄自己的電影特色。

王家衛的電影作品中,經常會用「情緒化的旁白」,來表現人物孤寂、落寞的內心。而在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裡,王晶也為故事設計了大量的旁白,同樣也是以情緒化的言語,對人物的內心進行表現,

不過,不同于王家衛的是,王晶設計的這些旁白,幾乎都是人物內心的吐槽聲。這樣的旁白設計,既表現了人物的內心情緒,又為電影增加了不少笑料。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裡,王晶還對自己的賭片經典《賭神》,進行了一番調侃。

在電影的後半段,舒奇輸掉了二百八十多萬,于是想起了自己的一位老朋友「發叔」。這位發叔曾告訴舒奇,「賭錢」千萬不要小刀鋸大樹,輸定的,財雄勢大,還是一百塊博兩塊,比較靠譜。

王家衛式的電影風格只是噱頭,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最大的亮點,還是在于故事本身的設計。

縱觀整部電影,沒有一個多餘的橋段,多餘的人物。前期出現的所有人物、所有資訊,都成為了後期故事遞進、反轉的伏筆。比如,一開始舒奇在茶餐廳聽說的「色魔」,一開始就與舒奇分手的阿雪,這些看似不經意的橋段,其實都是推動後期劇情的關鍵。

劇情優秀的同時,演員們對角色的塑造也都十分到位。吳鎮宇、林雪的演技自是無需多提,而關秀媚的表演也是可圈可點。

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各方面的表現都不錯,本該在彼時的港片市場之上大放異彩。

可惜,新千年之後的港片市場一片低迷。好萊塢大片的衝擊之下,港片失去了原有的觀眾市場。2001年,徐克拍了《蜀山傳》,劉德華、杜琪峰合作了《全職殺手》,成龍主演了《特務迷城》,這些作品都在彼時的市場洪流之中,遭遇挫折。

而這部《一個爛賭的傳說》也未能躲過時代巨浪的衝擊,院線票房、碟片市場雙雙受挫,成為了一部被時代埋沒的經典作品。

「美亞」原本希望借助「晶藝電影」的實力,在港片市場之上彎道超車。可惜,事與願違。

合作王晶不成,「美亞」又在2002年拉攏了杜琪峰的「銀河映射」,並為杜琪峰投拍了《PTU》。這也是一部難得的港片經典,可惜當時上映後,也遭遇了市場挫折。

接連受挫之後,「美亞」不再執著于「獨立製作」,將事業重心回歸到了出品、發行業務之中。現如今,電影作品的「出品、發行」,依舊是「美亞」的核心業務。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