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飛新網劇,全球熱播第一,粉絲卻大喊「退錢」!這回成人不宜?

黄朔 2023/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Netflix新出的網劇爆了。


有人說它是新一代的《怪奇物語》。


女主擁有靈異能力,通過觸碰人或物體就能看到與之相關的過去和未來。



也有人說它是新一版的《哈利·波特》。


在「魔法學校」里,學生對著草稿紙一頓操作,紙里的生物就「活」了過來。



還有人說它是奇幻版的《去他媽的世界》。


女主極具反社會人格,強烈的暗黑和毒舌屬性讓人嗨到不行。



魔幻+懸疑+青春校園」。


這公式還真奏效了。

《星期三》

Wednesday



導演蒂姆·波頓。


他的作品,一定不陌生:


《查理的巧克力工廠》《剪刀手愛德華》《愛麗絲夢游仙境》《大魚》。


奇幻、黑暗、哥特。


《星期三》最接近的,或許是他《佩小姐的奇幻城堡》。


一個專門收容異能兒童的莊園。



在新劇里,寄宿學校奈弗莫爾學院規模更大。


每一類學生都夠分班了。


這桌在喝紅色瓶裝飲料的,是吸血鬼。



這桌圍在一塊wow wow的,是狼人。



那幾個坐在水池邊聊天,長著鱗片的,是海妖。



還有這個憨憨,他是蛇發女妖的后代。


他的困擾是每次洗澡都要把鏡子擋起來,一不小心看到就會被石化。



但即使在這群人當中,我們的女主仍然算是一個「異類」。


她叫 星期三(珍娜·奧爾特加 飾)。


亞當斯家族的小女兒,世代傳承的魔女。


名字來源于一首童謠:



星期三是一個黑暗的哥特蘿莉。


總是一副厭世臉,一套黑色系裝扮,對顏色過敏。


這和她那彩虹糖化身的室友(艾瑪·邁爾斯 飾)形成鮮明對比。



室友是自媒體達人,愛好流行音樂和發po文;


而星期三從來不用智能設備,沉迷拉大提琴和用打字機寫小說。


年紀小小的她,身體里住著一個上古的靈魂。



懟天懟地,特立獨行。


她五年間換了八所學校。


最近的一次,是弟弟在學校慘遭霸凌。


為了報復,游泳課時她往水池扔了兩袋子的食人魚,讓男同學慘變單黃蛋。



這下闖禍了。


是的。


她這麼說:



除了慘無人道的個性之外,星期三還有諸多技能加成。


智商超高,擅長推理,還是無師自通的植物學家。


武力超群,劍術精湛,還能徒手暴打鎮長兒子的三人小團伙。


能懟又能打的設定吸引了不少路人粉,另外,她還有一個好幫手(真的是手)。



小東西(Thing)。


亞當斯家族里的成員之一,在亞當斯多部衍生作品中均有「露臉」。


雖然他沒有臉,也沒有眼睛,但能看得見:



沒有心,但有小情緒:



從進入奈弗莫爾學院的第一天,星期三就在策劃逃學。


對她來說,這不過又是一個無聊的學校。


然而讓她來了興致的是—— 事情開始變糟了。


一場森林里的兇殺案,被害人死狀慘烈,警長來到案發現場,把目光投向「怪物」聚居的奈弗莫爾學院。



同時,在一本預言家留下的書里,奈弗莫爾學院將會毀于一個小女孩。


而畫中小女孩的形象,指向了星期三。



隨著調查推進,各種怪異事件頻頻發生。


星期三先是被樓頂掉落的雕像險些砸中。


然后她預見到了同校男生的死亡,前去阻止,但結局是和預見的畫面分毫不差,一只橫空出世的怪物在她面前將男孩開膛破肚。



這怪物從哪來的?


在這所堪比獅駝嶺的學校里,似乎每一個人都有作案的嫌疑。


隨著調查一步步展開,最終疑點落在了三個人的身上,演變成《名偵探柯南》里的經典三選一:


一個是眼里只有星期三的青春期男(珀西·海恩斯·懷特 飾)。


他的畫室里放滿了「怪物」的畫像,每次兇殺案發生他都沒有不在場證明。



一個是星期三險些談上的小鎮「麻瓜」男友(亨特·杜漢 飾)。


咖啡店小哥,警長的兒子,沒有特異功能,第一集就意圖和女主「私奔」,總是去看心理醫生。



最后一個是學校的植物課老師(克里斯蒂娜·里奇 飾)。


熟悉植物毒素的提取,案發時鞋子上沾滿泥土。


更巧的是,她的扮演者還演過電影《亞當斯一家》里的星期三。



這部劇表面是一個怪物大雜燴,展開是一場柯南探案小劇場。


內核卻是一個少女的 校園青春成長劇


奈弗莫爾雖然被當地居民嗤之以鼻敬而遠之,但內部教學設施完善,校園部門齊全,每一集都會舉辦不同的校園活動:


豐收節晚會。


學生擺攤、放煙花,如假包換的校園祭。



校園部門招新宣講會。


有合唱部、射箭部、「賽龍舟」部,還有一人成團的養蜂部。



校運會。


項目是角色扮演+賽龍舟,女主憑借主角光環勇奪第一。



甚至,還有瞻仰英雄紀念碑活動。


這也是星期三最酷的鏡頭。銅像起火,隨著人群四處逃散,她在中央處變不驚地拉著《維瓦爾第:冬季》。



最后,還有一年一度的雙人舞會。


這一部分致敬了1976年的恐怖電影《魔女嘉莉》。


兩部同樣出現了舞會破壞者往女主頭上「灑血」的情節。


灑向嘉莉的是豬血,后者用的則是紅色顏料,這也是為什麼星期三會吐槽:



遭受校園霸凌的嘉莉在痛苦中覺醒了魔女的能力,在舞會進行了一場屠殺;


而在劇中,星期三面對一臉腥紅,則是享受其中,保留了幾分亞當斯家族的邪氣。



整部劇看下來,女主星期三的變化肉眼可見。


先是從被人孤立的怪胎,變成了左擁右抱的團隊核心。


起初冷酷無情的棱角,被一出接一出的友情戲碼給消弭了:


她會因為傷了朋友的心而感到內疚不安。


會因為誣陷了一直幫助自己的男二而去「探監」道歉。


并且在前后的兩場火災的對比中,她不再是那個沉醉在自己琴聲里的哥特女王,而是成了疏散在場人員逃生的救火隊長。



如果觀眾是單純追劇的沖浪選手,或者是因為甜甜的cp慕名而來,那麼這部不折不扣的爽劇會讓他們心滿意足。


但如果觀眾是亞當斯一家粉絲的話,那這部劇對他們來說可能無感。甚至,可能會是一場不折不扣的災難。


星期三的設定,具有極強的割裂感—— 星期三不再「哥特」了。


哥特只是星期三的cosplay,劇中她毒舌、乖張、暴戾,但 仍然是個不折不扣的好女孩。


而原版的亞當斯一家:

住在墓地旁的陰森古堡里,是美國典型家庭的倒置諧仿,一個古怪,恐怖又富有的家族,他們不介意別人對他們的看法。——維基百科


最早源于1938年查理斯·亞當斯的漫畫《The Addams Family》,后被制作成多部動畫、音樂劇、電視和電影。



早期,星期三還不是一個具有邪典色彩的人物,人氣不溫不火。


直到1991年電影《亞當斯一家》上映。


星期三(克里斯蒂娜·里奇 飾)才憑借一個邪氣又可愛的小女孩形象,真正地「火出圈」。


△ 星期三按下電刑椅開關


相比劇中的怨氣十足,電影里的星期三一臉天真,整天和弟弟帕斯利玩「想方設法殺掉對方」的游戲。


電影里的母親魔蒂夏,外表像是一副冰冷的尸體,內在卻是貫徹著「優雅至上」,「家庭至上」的溫柔女性。


同時也十分的怪異,她會剪掉玫瑰花而留下帶刺的莖,會在星期三追殺弟弟時給她遞上大砍刀。



而到了劇里,她卻變得「正常」了。


她會像一個被青春期孩子折磨得焦頭爛額的美國中產媽媽,會因為女兒的「怪異」而安排她接受心理輔導......



作為一家之主的哥梅茲,在本劇中也回歸了最原始的形態,「頭矮小粗壯、鼻子塌且下巴短」。


夫妻倆站在一塊,與其說是漫畫設定的意大利家庭。


不如更像網友所說的墨西哥之家。



還有弟弟帕斯利。


一個喜歡和姐姐玩手榴彈、電刑椅,家中養著各種兇猛動物的小孩。


被人孤立遠離倒是不奇怪。


但霸凌這件事,怎麼想都不太可能會發生在他身上。



唯一沒有太大變化的是叔叔費斯特,依舊是個神經質的連環殺人犯......


妳可以稱《星期三》為 「青春版《亞當斯一家》」


刪減修改后,變成了更適合青少年的課外讀物。

不得不說,Netflix是懂市場的,改編后的《星期三》獲得不俗的成績——IMDb8.5。


Netflix單周觀看小時的最高紀錄。


△ 來源:IMDb


新版的魔蒂夏、帕斯利、星期三......


她們身上少了許多原本存在的怪異之處,變得「正常」「正確」,更讓人容易理解和接受了。


古怪的「個性」,主流的「正確」。


觀眾們選擇了后者。


怪異、神經質的褪去,帶來了更龐大的受眾群體,《星期三》從而也被更多人看見和探討,也為第二部的啟動提供了商業支撐;


但。


對于那一小部分古怪之風的愛好者來說。


他們的熱愛也不應該被「順理成章」地忽視、掩埋。


星期三可以更「怪」一些,更「瘋」一些,更「殘忍」一些......


更像魔女一些。


就像本劇中所致敬《魔女嘉莉》的那場戲:


面對生活潑來的血水。


星期三沉浸其中,放聲大笑。


用瘋癲的姿態對抗這瘋魔的世界。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拜訪者Q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