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年前香港十大奇案改編,吳家麗大膽突破戲路,與李麗珍和羅慧娟同台飆戲,最終拿下金馬影后!

奇案電影,歷來是香港電影最受追捧的類型之一。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奇案電影進入創作熱潮期,各類案件紛紛被搬上銀幕。

眾多奇案電影當中,又以震驚省港兩地的「 香港十大奇案」,最具影響力。

所謂「十大奇案」,指的是發生在香港的十件駭人聽聞的案件,引發了民眾的恐慌,成為當時的熱議話題。香港電影人最擅捕捉當下熱點,因而十起案件都曾數次被改編成影視劇。

「十大奇案」包括了:雨夜屠夫案、Hello Kitty藏尸案、紙盒藏尸案、跑馬地紙盒藏尸案、康怡花園烹尸案、秀茂坪燒尸案、寶馬山雙尸案等等,幾乎每一樁案件都被改編過電影。

在當時的眾多奇案電影中,大多作品粗制濫造以剝削為目的,因而精品之作并不多。

在1993年,著名導演霍耀良邀請三位女星 吳家麗、李麗珍、羅慧娟,同台出演了一部奇案電影《郎心如鐵》,改編自十大奇案中最離奇且糾結的虐戀仇殺案——空姐溶尸案。

三位女星在片中各飆演技,吳家麗和羅慧娟更是大膽突破戲路,最終吳家麗先后入圍了當年的金像獎和金馬獎影后,并拿下金馬影后,成為當時第一位憑借這類電影拿影后的女星。

可惜的是,影片在當年上映時票房慘敗,香港僅收獲 259萬票房,僅上映8天就下映。

但時至今日再看,本片絕對是一部被嚴重埋沒的奇案電影佳作。

本期「 被遺忘的邪典片」,就來回顧一下這部電影——

《郎心如鐵》

Remains of a Woman

影片上映于1993年,出品人兼編劇是港片資深綠葉陳國新。

說起陳國新這個名字估計很多人不熟悉,但若說起他在周星馳電影《逃學威龍》中飾演的歷史老師,肯定會觸發很多人的記憶。

陳國新的哥哥是著名電影人陳欣健,受哥哥的影響,陳國新也在電影圈多棲發展,既做演員也當幕后,導演過《生死戀》、《武術之少年行》,這部《郎心如鐵》是他唯一一部投資、監制并擔任編劇的電影,可惜票房慘敗,讓陳國新之后再未親自投資過電影。

影片改編自空姐溶尸案,原案件發生在1989年,案件駭人聽聞,而案件的審理過程更是曲折離奇,引發了社會輿論爭議,因而轟動一時。

在1993年,同一年就有兩部改編自此案的電影上映,除了《郎心如鐵》外,還有查傳誼的《溶尸奇案》,后者由吳鎮宇、葉童主演,并搶先上映,結果占得先機,收獲600萬票房。

應該說, 題材撞車是導致《郎心如鐵》票房慘敗的原因之一

導演霍耀良在前一年為王晶拍攝了電影《赤裸羔羊》,成功讓邱淑貞完成影壇轉型,影片中吳家麗飾演的女殺手同樣非常出彩,《郎心如鐵》是兩人的再度合作。

吳家麗出身無線藝員院訓練班,可惜時運不濟,在電視圈發展平平,離開TVB后,吳家麗將重心轉移到影壇,開始積極出演各類奇案電影,因表演大膽而逐漸為人注意,這一時期的代表作有《三狼奇案》和《網中情》。

可即使到了《赤裸羔羊》,她也只能給邱淑貞做配角,最終吳家麗選擇大膽突破戲路,接演《郎心如鐵》。事實證明,這次演出讓吳家麗名聲大噪,一舉拿下了金馬影后。

電影中的另外兩位女主角,一位是周星馳的前女友 羅慧娟,在片中與吳家麗同台飆戲,

另一位則是影壇女神 李麗珍,出演此片時李麗珍剛演完《蜜桃成熟時》,當時她正處在清純玉女,向演技派女星的轉型過渡期,接演《郎心如鐵》大約也是為了證明演技,電影中有幾場很有爆發力的戲份,表現十分精彩,可惜當時的風頭完全被吳家麗給蓋過。

再說故事,

1989年,位于香港新界沙田村的村民,總是能夠聞到一股令人欲嘔的難聞氣味。村民無法忍受,向警方投訴,要求找到臭味來源并處理。

最終警方查到了一戶住宅,住宅的主人是一位美籍華人大衛,他是一位私生活混亂的花花公子,同時和多位女人保持著戀情,其中就有同居女友余玲。

警方在檢查住宅的時候,發現二人有使用可卡因,仔細搜索屋內,在三樓的浴室內,發現一只巨型鐵箱。打開后,赫然存放著一具被化學藥劑腐蝕過的女尸。

警方調查后,發現女尸是航空公司的空姐 黃梓雯,也是大衛的情人之一。

警方將大衛和余玲當做嫌疑人抓捕,但在審問中,兩人只承認嗑藥藏毒,拒不承認殺人。案件調查進入死胡同,電影的故事也由此展開。

在大衛和余玲被囚禁期間,一名宗教社團的女義工 安妮(李麗珍 飾),來到監獄內給大衛和余玲做心理疏導工作,隨著一段時間的接觸,安妮內心逐漸被大衛的魅力所折服。

到1990年八月,案件終于宣判,

法庭裁定大衛和余玲罪名成立,判處死刑,奈何兩人都不同意判決,堅持要上訴。

與此同時,當地的 王檢察官負責這起案件,他近來連續幾晚夢到死者黃梓雯托夢,讓他深感不安,就在這時,他收到了通知要重啟對溶尸案的調查。

負責的王檢察官開始重新翻看當年的口供,警方也再度審問嫌疑人大衛和余玲,由此展開回憶,講述大衛、余玲和被害人黃梓雯的混亂關系。

幾年前,花花公子大衛認識了在馬會投注站前台工作的女員工余玲,大衛財大氣粗且出手闊綽,加上談吐不俗最擅甜言蜜語,將有夫之婦余玲勾搭到手,二人經常私會。

之后,大衛唆使余玲,以工作便利幫他偷錢,余玲豬油蒙心,竟然愿意為大衛拋下一切。

然而大衛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渣男,與余玲相識兩個月后,又邂逅了時尚靚麗的空姐黃梓雯。

余玲愿意為大衛失婚,可大衛卻跟別的女人眉來眼去,大衛面對余玲的指責卻滿不在乎,反而各種洗腦,告訴余玲自己不會只愛她一個人。

余玲愛得非常卑微,竟然放任大衛繼續尋花問柳,還被對方染上了毒癮淪為癮君子。

回到現實中,女社工安妮近來經常往返于監獄,要先后看望余玲和大衛。

原來,安妮的本職工作其實要探訪余玲,可余玲深愛大衛,總是想知道情郎的近況,因此懇求安妮幫忙探訪大衛,并將談話內容轉告給她,安妮好心答應下來。

但自從安妮來找大衛探監之后,事情就發生了變化。

大衛這樣的情場老手,面對宗教徒安妮各種花言巧語,為她寫情書,讓安妮滿心歡喜。最終居然主動向安妮求婚,離譜的是,安妮居然還非常吃這套,同意了對方的求婚。

此時的安妮已經被大衛洗腦,她四處奔走,給大衛寫陳情,希望案件能重審。

被關在獄中的余玲得知安妮居然和大衛勾搭上了之后,情緒非常激動。王檢察官趁機勸說余玲說出真相,向他坦白她和死者的關系。

余玲告訴王檢察官,在案發前不久,她就曾和黃梓雯發生了爭吵。

當時余玲正在大衛家里開迷幻派對,不料黃梓雯發現兩人關系異常,醋意大增的她脾氣發飆,最終發展成爭吵,大衛為了跟余玲拿錢,誰也不愿意放棄,一直周旋在兩女之間。

情人節那天,大衛又來找余玲幽會,本來情濃意濃,結果大衛趁機跟余玲要錢。

余玲不愿意再去偷錢,結果大衛當場翻臉。

拿著本來要送給余玲的項鏈,去找了黃梓雯,將項鏈轉手送給黃梓雯,借此向黃要錢。

大衛翻臉無情,可在余玲心中,一切都是黃梓雯的錯。

她偏執地認為是黃梓雯的出現,搶走了本屬于自己的項鏈和男友大衛的愛,由此導致兩個女人勢成水火。

不久到了重新開庭的日子,王檢察官提出了很多案情疑點,認為大衛不能洗脫嫌疑,可大衛卻以鐵箱沒有自己的指紋為借口推脫。

在一旁聽審的安妮也情緒激動,用自己宗教徒的身份力證大衛無罪,并聲稱兩人已經結婚,她相信自己的丈夫不會殺人。

此時,站在被告席的余玲內心悲傷絕望,她突然承認了所有罪行,一個人扛下所有罪名。

如此一來,令大衛罪名被洗脫,他被當庭釋放,而余玲則由謀殺改判誤殺。

大衛以勝利者姿態步出法院,只有王檢察官內心越來越懷疑。

被關在獄中的余玲,在電視上看到了大衛走出法庭的得意姿態,陷入了不堪回首的記憶中。

案發當晚,大衛又在和余玲一起偷歡,結果黃梓雯突然回家,發現兩人丑事,又一次跟余玲大吵大鬧,讓大衛很不耐煩。

大衛忙著嗑藥,結果黃梓雯為了刺激大衛,兩人爆發沖突。

大衛和余玲嗑藥后精神狂躁,扭打中余玲拖住了黃梓雯的腿,而大衛出手殺死了黃梓雯。

發現黃梓雯斷氣后,大衛才慌了神,想要將尸體藏在鐵箱內,卻發現放不進去。

于是由余玲來分尸,再拿到浴室內用化學藥劑腐蝕,直到被警方發現。

大衛出獄以后,和安妮順利結婚,但他內心仍會被噩夢糾纏,只能不停自我安慰自己無罪…

電影的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這部《郎心如鐵》相比同年的《溶尸奇案》,在制作方面更為認真,編劇潘源良和陳國新在敘事層面頗費心思,原案件本身不復雜,只是案件背后的糾葛很離奇,因此編劇強調了整個故事的奇情悲劇感,不斷用插敘、倒敘形式來增強故事的懸疑性。

相較于同時期的奇案電影,本片在取向價值方面也很有深度,并未刻意販賣剝削獵奇,電影的大部分內容都側重在案件當事人大衛、余玲、黃梓雯和女社工安妮復雜的感情糾葛,比較多的筆墨刻畫三位女主角的心理變化,強化了幾位女性角色因遇人不淑而走上歧途的悲情感。

可惜電影作為奇案電影有些過于單薄,王檢察官的查案部分淪為了一條不太重要的支線,后半部分故事嚴重泄氣,對渣男角色的刻畫塑造不夠,全靠女演員的演技在撐著故事,削弱了影片情感的深度。

當然,可能也正是因為此片的敘事不夠簡單直接,導致影片在當時上映后被批評故事混亂狗血,導致票房慘敗,實在是有些可惜。

縱觀整部電影,吳家麗能夠拿到影后,除了表現確實出彩之外,更在于她的角色性格要更加復雜,表演層次也比較多,得知最信任的女社工安妮將與男友大衛結婚,吳家麗由放松到冷靜,再到質問和崩潰,表演可以說非常傳神。

值得一提的是,此片后來發行的修復版,片商剪掉了6分鐘鏡頭,較為影響觀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