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蔣龍第一部男主劇,人挺好,劇一言難盡
2023/10/11

簡單聊聊《虎鶴妖師錄》觀感。

在「蔣龍角色有點可愛、四人小分隊點熱血」和「主線劇情很干癟很套路」之間反復橫跳,有點雞肋。

來,展開說說。



一,討喜的輕喜劇橋段

一年一度喜劇大賽殺出的蔣龍,首次擔綱男主角,開局表現挺亮眼。

上一秒,還是油油膩膩咋咋呼呼敲詐勒索一條龍的「你虎爺我」;

下一秒,馬上變成哆哆嗦嗦戰戰兢兢可憐兮兮賣乖求饒的小可憐。

江湖市井的油,生活不易的渾濁,還有雖然艱難但有滋有味的樂觀,蔣龍呈現都很 鮮活

類似角色設定很常見,表現手法也很常規,但你看他演出來, 不趕客不尷尬,分寸感挺討喜。




「今天天氣好,老子吃素, 只劫財 」重音落點很好笑。

不知是蔣龍的喜劇優勢支撐,還是劇作的輕喜劇節奏把控更到位,戲里的輕喜劇橋段,質感大多不錯。

比如板磚第一次登場。

幾度反轉,從被欺凌的書生到騙吃騙喝的江湖騙子,再到靠拍板磚來治病的奇術, 轉折之間挺荒唐、但效果輕松諧謔有點可愛



再比如虎子、馨彤和板磚三位在郊外荒宅落腳之后,開始自立新生活的橋段,前有馨彤「第一女紅」手藝出眾、給虎子縫出倆袖子你我難分的奇效,后有虎子用鬼斧神工的廚藝震驚兩位,一桌又糊又奇怪的食物讓人很懷疑虎子沒有味覺。

笑點的生發機制,是從當事人信誓旦旦 吹噓技藝了得到結果慘不忍睹之間的反差

模式很老套,但細節和節奏都對都討喜。



虎子一臉矜持穿著馨彤給他縫好的衣服,猛一抬手、袖子都連一塊,居然還能自如熟練鼓掌。

這萬萬沒想到的 鼓掌諂媚動作 ,自帶的安慰分、虎子一直以來對馨彤的好感度等內容,摻雜著「倒霉事當笑點咽了」的背景,觀感依舊可愛。



此外,劇中少年小分隊四人集結,深夜橫行長街上也挺熱血帶感。

長街遙遙,夤夜寂寂,少年青蔥自帶團魂,可惜在高度套路且干癟的內容進度條里,這種 熱血感流于表面走秀走T台

幾位主角,虎子是外油里正、外「欠」里強;



冰塊前期是在死板規矩和變化需求之間的兩難,中期開始是「一體雙魂」的黑白切(當然也不算太黑);

板磚是柔弱+嬌俏書生版的虎子, 油法 略不同;

馨彤個性剛強,身負重振家族榮耀的重任,相對而言略扁平。



幾位角色設定都是常規路數(蔣龍表現最穩定,余下那仨都像古偶走錯頻道的)。

輕喜劇橋段中,有「人保戲戲保人」的合一感;

但在此外的「正經」進度條中,則有 幾分「角色和戲都差一口氣」的兩相撕扯。




二,不奇不幻不遠不近的尷尬

《虎鶴妖師錄》設定有妖,有抓妖的妖師,當我們提及「妖」等各路怪力亂神之說說,想看的,要麼是 恢詭譎怪的想象力 ,要麼是驚悚刺激的懸念感緊張感甚至恐怖感。

優秀作品要麼主打奇,提供視覺盛宴;

要麼主打「 發言玄遠而所指甚近 」,主打在 遙遠的 妖魔鬼怪的故事中、入木三分講 切近的 人間世。



《虎鶴妖師錄》很有幾分「 徒有妖名」的遺憾。

一則,未能勾勒出想象力四溢的奇特觀感;

二則,未能排布出特別吸引人的未知小鉤子;

三則,對于人情人心人性的刻畫也很淺表,蜻蜓點水而已。



虎子體內有號稱被植入的妖尾,四人小分隊合體之后干的第一件大事是抓捕妖怪老張,無論是頻繁出現的各路妖怪名字,還是妖宗、妖尊等 給妖怪評定職稱的話術 ,都 名大于實

奇幻故事的理想狀態,應該展現讓人眼前一亮的、想象之外的奇觀吧?

但劇作顯得過于縮手縮腳,部分妖怪的名字遣詞用字挺生僻、很有往 奇絕 方向走的意識,但呈現效果大多 寡淡

有馬頭人身的妖怪,有所謂「千年蜂妖」(就是一只巨大且丑的蜂),有涂著特別特別厚的粉底的幾位妖,和人確實有差異、但視覺上都并不奇幻不搶眼。



從某個角度說,這和仙俠奇幻 大類的同質化、想象力退化、呈現平庸化,本質都一樣 ,都因為原創力、想象力匱乏甚至是枯竭。

大同小異,似曾相識。

若說劇作特別爛,特效特別糊弄事、打戲特別敷衍,那不至于,那顯然是冤枉主創、詆毀片方。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