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香港「銀媒事件」之葉子楣與古惠珍:人當真不可貌相

1997年,香港娛樂圈爆發「銀媒事件」。

一開始只是一些街頭小報暗示性的報道「有女星借出國登台為名,行伴游之實」,后來報道越寫越離奇,地點明確為文萊,大批一線二線女星卷入其中,小報上指名道姓,片刻間滿城風雨。

按小報的說法,對于女明星來說,在香港或亞洲進行這類交易,難免要冒著被人認出的風險,但去汶萊就不同,因為整個過程都可以神不知鬼不覺。

據聞文萊的富商貴族出手闊綽,香港女星前往當地「面試」,不但機票食宿免費,而且不論有沒有被看中,都能獲得十萬元的見面禮。

梅艷芳首先站出來辟謠:「自進入娛樂圈以來,還沒有人敢打我主意。」

李若彤則傲氣十足地說:「對不起,本小姐沒有風情可賣。」

洪欣也在名單內,但令洪欣更加苦惱的是另一名當紅女星在電話中和富商大吵架,爆粗口污蔑洪欣是「被人包的」,洪欣甚至急到愿意上節目討論「文萊事件」,順便發毒誓澄清當紅女星造的謠。

在圈內眾女星都把自己撇得干干凈凈時,「石榴姐」苑瓊丹承認接到過銀媒電話,她完全不明就里,對方只得匆匆掛斷。

苑瓊丹的說法無意中證實了銀媒的確存在,看客們不憚以最大的惡意,揣摩每個被波及的女藝人。

流言傳來傳去,傳到了江湖「第一波神」葉子楣的身上。

一直以來頂著艷星名頭的葉子楣其實都是只露不脫,她有專門的裸替,并且有她自己的原則。

說起來, 葉子楣算是圈內最淡泊名利的女明星。

比起為了富豪爭的你死我活的幾位一線風云女人,葉子楣雖然性感,但也坦蕩。

為何會把異國撈金的罪名安到她的身上,可能要從1984年說起。

1984年,自持頗有幾分姿色的葉子楣投考亞洲電視第三期藝員培訓班。

比起TVB,亞視的培訓期長達一年,而且選拔機制很嚴格。

一年后,葉子楣和其余11名同學通過考試成為亞視正規演藝人員。

走上了明星路的葉子楣,覺得每天都是艷陽天。

葉子楣的長相并非高鼻大眼的安琪兒型,她眉眼淡淡,眼神中有一絲不耐煩,是比較淡顏的御姐型。

那時,港圈流行葉蘊儀,周慧敏那樣洋娃娃般的可人兒。

緊接著,85年亞姐選美,一個葉玉卿,一個利智,雪白的皮膚,濃眉長睫,總是瞇著眼睛看人說話慢吞吞,她們將美艷派優勢發揮至巔峰。

葉子楣根本無路可走。

出道好幾年,她都在各個劇組跑龍套,月薪不足3000塊。

眼看著利智進了豪門闊太候補名單,葉玉卿身邊圍繞的都是富商。

葉子楣心態有點崩。

正好有間雜志請她拍照。

衣帽間里,她看著小小的泳衣,只有那麼一丁點布頭遮住最隱秘的部位。

葉子楣想, 「就豁出去吧!反正只是拍照。」

這組照片光速走紅,美貌,雄偉的身材和才華一樣都是稀缺品,沒有人會錯過他們的光芒。

僅僅幾個星期,就有電影公司找上門請葉子楣拍戲。

送上來的造型服無一例外低胸,緊身,有些更離譜的直接在胸口挖兩個大洞。

某天拍照時,一個記者一邊狂按快門一邊脫口而出,「哇,好大波…」

「波神」封號不脛而走。

其實葉子楣的表演是可以有深度的,只是那些年沒有人想看性感背后的頭腦。

《夜生活女王之霞姐傳奇》里,她演夜生活界的女強人王霞,開設多家夜總會,每到夜晚就化身身姿搖曳的媽媽桑。

電影里,霞姐的命運非常悲慘,被柯受良無情折磨,是現在的電影再也不會通過的尺度。

另一部《特區愛奴》里,葉子楣又被午馬踩胸口整整五分鐘,她痛苦的表情相當真實。

葉子楣的片約不斷,可是每一部都是相似的劇本,同樣大開大合的尺度。

她的名字和艷星捆綁在一起,人們只知道她有一對美胸,除此之外,對她的一切都沒興趣了解。

甚至有人找上葉子楣,要求她以極低的價格拍一部風月片,如果不答應就用刀片刮花她的臉。

葉子楣的每一天,都戰戰兢兢。

與此同時,一個叫古惠珍的女人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

古惠珍也曾是演員。

和葉子楣一樣,她也曾是亞視演員培訓班的一員,那時亞視還叫麗的。

古惠珍資質平平,參加了兩次培訓都沒能畢業,她的同學周潤發,吳孟達已經在圈內嶄露頭角。

古惠珍急了,龍套她也跑過,又苦又累來錢還慢。她想要一條捷徑,一步登天那種。

1976年,古惠珍一個好朋友對她說:

「你樣子不差又單身,不如多去認識認識人啊。這樣,今天有個飯局…」

古惠珍聽說有1000塊好處費,她馬上就去了。

飯菜很平常,吃著吃著就不一樣了。

當男人油膩的大手在她手上游走時,古惠珍一下就懂了, 「原來1000塊是這樣賺。」

她馬上愛上這一行,從此放棄演戲。

就是葉子楣出道的1985年,古惠珍開始帶人去飯局。

她自己不下場了,只拿抽成,一頓帶三個人抽1000塊,一天午飯晚飯宵夜都做,日進3000

塊,中環白領都比不過。

她吃香喝辣,過得別提多好。江湖一直傳說,葉子楣和陳寶蓮都是她手下的女星。

古惠珍還和放債集團合作。

這些出身窮苦又頗有姿色的女孩子,因為家庭或者自己的原因需要用錢就推薦她們和放債集團接觸。

女孩們無力償還債務時,就可以順理成章安排富商了。

古惠珍做得風生水起,包養飯局陪游方式多樣;一線二線三線十八線,各有價碼。

隨著生意越做越熟悉,古惠珍甚至改變了娛樂圈生態。

設局的人,圖的是權錢色交易時的快感。

赴局的人,抱著「我拿青春賭明天」的夢想。

有人圖名,一頓飯換來女主角;有人圖利,一年進賬一套房;還有人只能維持生計,低價求包養。

一個明碼標價的社會。

1989年,香港警方大力打擊[色.情]業。

古惠珍首當其沖。

在這場風波中,古惠珍因教唆17歲女子從事不光彩行為被判刑兩年。

更為諷刺的是,她刑滿釋放后,反而片約不斷。各路導演熱衷于讓古惠珍本色出演媽媽桑。

1990年,新藝城開拍妓女主題電影《快樂的小雞》,由張耀揚李麗珍主演,媽媽桑就是古惠珍。

王晶拍攝的《霞姐傳奇》,就是葉子楣那部,她也是媽媽桑。

1991年,亞視拍《香港奇案》,其中一個單元由翁虹和邱月清兩位亞姐冠軍主演,古惠珍還是媽媽桑。

這些和古惠珍珍參演了同一部電影的女明星,全部被算進飯局名單,無一例外。

1996年電影《應召名冊》真實還原了「銀雞案」,電影一開頭就是全城記者圍聚在警局門口,一輛警車緩緩駛入。

車上下來六名女子,看到鏡頭她們或掩面躲閃,或一笑而過,全是演藝圈從業人員,都因涉嫌賣銀被警方傳喚。

電影用搞笑手法揭露男女明星出鐘交易,知名人士與公子哥兒等種種惡行,影射了上個世紀香港娛樂圈中的種種不良現象。

古惠珍在這部電影里演她自己。

她借著台詞真真假假地說:

「這行好現實,問價出價得多,有錢人喜歡玩高難度,一線女星不是誰都可以撮合。」

這是給自己打廣告嗎?

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事實上,這是古惠珍的生意手法。

她們做這行的,講究兩頭騙。把一些一線女明星的照片價碼放在名單里當做招牌,引富豪上鉤。

其實大牌女星根本不會出現。

圖片來源中國新聞網

古惠珍曾經因為亂寫名單被某女星的人暴打一頓。

可是,她并不悔改。

葉子楣,李麗珍,翁虹都是古惠珍非常喜歡拿來當招牌的名字。

其中,葉子楣不堪其擾。

1992年前后,葉子楣認識了骨科醫生呂錫照,相識之后,兩人常常一起出席活動,十分恩愛。

在感情萌芽的時候,葉子楣也曾問過:

「他們都覺得我是出來賣的,你不介意嗎?」

艷星想戀愛談何容易。

難得呂錫照如此深情且善解人意,他說:

「我相信你是一個有自己底線的人,就像我們做醫生的,必須要有自己的職業操守,也就是要有醫德。我相信,你也是一位有藝德的演員。」

葉子楣和呂錫照戀愛談得低調又甜蜜。

她減少產量在家為呂錫照洗手作羹湯。

當江湖傳聞再次波及到她時,葉子楣直接宣布退出影壇,之后幾十年,再也沒動過復出的念頭。

葉子楣和呂錫照一直沒有領證。

男方因為上一段婚姻的影響,不愿再走入婚姻。

葉子楣也理解,「只是一張紙,兩個人在一起互相視為伴侶就夠了。」

2018年,呂錫照在飛往美國的飛機上突發疾病,當場身亡。

留下來的又只剩葉子楣一個人和她的狗狗。

媒體拍到她出門遛狗,當年艷麗的女明星穿著運動服,頭髮剪的很短,完全就是普通中年婦女的模樣。

提起呂錫照的意外,她認命的說:

「人生無常沒辦法,都要面對現實都要接受。」

一度有傳言說她過得不好。

今年5月,葉子楣買下一間價格3600萬的小豪宅,全款付清。

看樣子,她的經濟狀況沒有問題。

原來胡蝶都是色盲,最性感的女人一生只有一段感情。

哦,對了,那個古惠珍已經65歲了,她才是真的晚景凄涼。

人在做,天在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