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星球大戰》,徐克拍了這部電影,結果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

黄朔 2022/11/14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徐克導演的名字,許多觀眾都會聯想到「武俠片」。盡管徐導的作品類型涉獵廣泛,但讓影迷們印象最深的,還是武俠題材的作品。

如果問你「徐克最經典的武俠片是哪一部?」可能每個觀眾心中的答案都不一樣,但如果要說徐克對華語武俠片發展影響最大的作品是哪一部,相信《蝶變》會是許多影迷心中統一的答案。

1979年,徐克在吳思遠的支持之下,拍攝了電影《蝶變》。這部作品不僅推動了當時武俠港片的發展、變革,同時也改變了徐克自己的人生軌跡。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這部在華語武俠片發展史上影響巨大的作品——《蝶變》。

《蝶變》這部作品能夠誕生,除了要歸功于導演徐克, 香港著名制片人吳思遠,也是功不可沒

早年的吳思遠,也是一名導演。70年代初,在香港電影的功夫片熱潮之中,吳思遠也打造了不少賣座的功夫片作品。賺到錢之后的吳思遠,也想自己開公司做老板。于是在1975年,吳思遠成立了自己的「思遠影業公司」。

吳思遠

公司成立之后,吳思遠也開始在香港影壇發掘新人導演,為己所用。

1977年,吳思遠力捧武術指導袁和平,讓他坐上了導演的位置。而由袁和平導演的《蛇形刁手》、《醉拳》,也讓「思遠影業」賺得盆滿缽滿。

在成功發掘了袁和平之后。1978年,吳思遠又把目光聚焦在了一個叫做徐克的年輕人身上。

早年的徐克,曾在TVB和佳藝電視台,擔任過電視劇編導的工作。1978年,佳藝電視台播放了一部武俠劇《金刀情俠》。在看過了這部作品之后,吳思遠對這部電視劇的導演徐克,產生了興趣,并決定讓他為「思遠影業」拍攝一部電影作品。

吳思遠的這個決定,開啟了徐克的電影導演之路,同時也造就了這部《蝶變》的誕生。

《蝶變》這部作品,聽名字就知道與「胡蝶」有關。

《蝶變》的故事,改編自古龍、黃鷹合著的懸疑武俠小說《驚魂六記》中的《吸血蛾》一章,講述了一起「胡蝶殺人案件」背后,隱藏的江湖爭斗、武林恩怨。

70年代中期,古龍式的懸疑、探案武俠故事,在邵氏大銀幕上,被楚原推向了高峰。然而在這部《蝶變》里,徐克卻用一種截然不同的電影風格,展現了一個特別的古龍武俠故事。

首先,在故事的改編與呈現上,徐克就先來了一波「反向操作」。武俠片的主人翁,大多都是身懷絕技的武林高手。而這部《蝶變》里,徐克卻選定了一個不懂武功,游歷江湖、編寫札記的書生,作為故事主角。

值得一提的是,在《蝶變》里擔任男主角的,是香港的著名舞台劇演員劉兆銘。

這部《蝶變》是劉兆銘出演的首部電影作品,在出演該片時,他已經48歲了。中年男人的沉穩,加上舞台劇演員的獨特氣質,劉兆銘將「方紅葉」這個角色刻畫的十分到位。

可能許多觀眾都無法想象,這部《蝶變》中的「方紅葉」出演者,與徐克版《倩女幽魂》里的「姥姥」,竟是同一名演員。

好演員的銀幕表現力,總是能讓觀眾大吃一驚。

《蝶變》不光是在角色的設定上,一反傳統武俠片的常態。在人物的造型設計、電影的布景風格上,徐克也對傳統武俠片進行了極大的顛覆。

1977年,好萊塢科幻電影《星球大戰》的誕生,在全球引起了一場科幻狂潮。這個由絕地武士手持光劍,馳騁宇宙、捍衛正義的電影,儼然是一部發生在外太空的武俠故事。

1978年1月,《星球大戰》在香港上映,這部電影給當時的徐克留下了深刻印象。 以至于在拍攝《蝶變》時,徐克將《星球大戰》中的不少電影元素,都融入到了《蝶變》這部武俠作品之中

《星球大戰》港版海報

《蝶變》的故事,發生在一個經歷了百年武林爭斗,江湖傷亡慘重、百廢待興的背景之下。

影片一開始便是一段旁白,講述了武林的百年爭斗,以及書生「方紅葉」編寫「紅葉手札」的往事。之后「灞橋紙廠」老板,因為8頁「紅葉手札」被人殺害。

「灞橋紙廠」一帶是「田字號」田豐的地盤。為了保持自己在地盤上的威信,田豐命令手下追查兇手。在電影中,田豐的人物造型,像極了《星球大戰》中的絕地武士。而亂石林立的曠野,也給人一股濃重的「科幻廢土」既視感。

田豐的手下抓到了「灞橋紙廠案」的兇手,兇手卻在打斗中身亡。從遺留的8頁「紅葉手札」中,田豐知道了一起關于「胡蝶殺人」的武林軼事。

而此時,沈家堡堡主沈青,向田豐發出求救,表示自己正遭受一群「殺人胡蝶」的攻擊。田豐與沈青是舊相識,出于情面,前往沈家堡救援。在前往沈家堡的路上,田豐遇到了俠女青影子。

青影子也聽聞了「胡蝶殺人」的怪事,想去沈家堡一探究竟,于是便與田豐一同前往。

在這部《蝶變》里,徐克就已經透露出了自己對「吊威亞」的喜愛。青影子出場這段戲,拍的也是飄逸感十足。

只是此時的徐克還未與「威亞王」程小東聯手,《蝶變》里威亞特技鏡頭的運用,也不似《倩女幽魂》、《笑傲江湖》里那般爐火純青。

來到沈家堡,田豐從沈堡主口中得知了「胡蝶殺人」的經過。而方紅葉,也在沈堡主的邀請之下,來到了沈家堡。在沈家堡,田豐從方紅葉口中得知,「灞橋紙廠」出現的「紅葉手札」是偽造的。

當晚,沈堡主被胡蝶襲擊身亡。沈堡主生前留有一封遺書,并囑托夫人要請來「天雷堡」的李劍、郭力、孫剛之后,才能打開。

「天雷堡」在江湖上的勢力,不輸「田字號」。江湖各路人馬的異動,讓事情變得撲朔迷離。而一個身披黑甲的神秘人,趁著夜色行刺沈夫人,也讓整個事件變得疑點重重。

值得一提的是,田豐的角色造型,有幾分「絕地武士」的味道。 而身披黑甲的神秘人,則像極了《星球大戰》里的「達斯維達」

「天雷堡」的李劍、郭力先后來到「沈家堡」,唯獨孫剛卻遲遲不見蹤影。在沈夫人遇刺之后,李劍也在「沈家堡」遭人殺害。隨著李劍的身亡,「田字號」與「天雷堡」的關系也變得緊張了起來。

正當兩幫人勢如水火之際,作為局外人的方紅葉,通過亂象看透了背后的真相。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沈堡主設下的陰謀。

《蝶變》的故事設計,與偵探小說中的「暴風雪山莊」模式十分相似,都是一群人來到一個山莊,然后開始有人被害,之后就是偵探揭曉謎底。當然,作為一個武俠故事。性格剛烈的俠客們,在得知真相之后,勢必要進行一場慘烈的拳腳廝殺。

不光對美式科幻片的美術風格進行了模仿,在《蝶變》的故事內核表達之上,徐克對黑澤明的經典武士片《用心棒》,也進行了借鑒, 給這個發生在冷兵器時代的故事中,引入了火槍的概念

《用心棒》劇照

在時代的變革、科技的發展之下,一個俠客的武功越高,在面對火槍時就越是無奈。

《蝶變》故事的最后,在武林中稱霸一時的田豐,最終死在「神火飛鴉」之下。高手面對科技的無奈,也為故事增加了濃重的悲劇色彩。

值得一提的是,在徐克的武俠片中,「武林高手」與「火器」似乎一直是一個永恒的話題。

《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中的「大炮」,《黃飛鴻》系列中的「洋槍」,這些「高科技」產品的出現,都為俠客們的命運蒙上了一股蒼涼與無奈。

在張徹、胡金銓、楚原三位名導的影響下,70年代的武俠電影,要麼是張徹式的陽剛復仇故事,要麼是胡金銓式的禪意哲學江湖,要麼就是楚原式的俠客探案冒險。

而在這部《蝶變》里,無論是美術風格還是故事內核,徐克都對張、胡、楚三位名導留下的武俠片模式,進行了極大的顛覆。

在這部作品中,沒有江湖俠客的惺惺相惜、快意恩仇。有的只是,從一個文弱書生眼中看到的爾虞我詐、爭名奪利。

《蝶變》在1979年上映后,雖然票房成績平淡,但卻獲得了極高的口碑。 對武俠片的變革、創新,使得該片成為了70年代末「港片新浪潮運動」中極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

《蝶變》的大受好評,改變了徐克的人生軌跡,讓他離開了電視劇編導的工作崗位,走入了香港電影的幕后。

《蝶變》之后,吳思遠又為徐克投資拍攝了《地獄無門》、《第一類型危險》兩部作品,出色的電影才華、怪異的電影風格,也讓「徐老怪」這個稱號,響徹香港影壇。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