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朝偉和甄子丹合作武俠片受挫,朱延平搞了一部「限制級」作品,模仿楚原「鏡頭極簡」成功扭虧為盈

1989年,徐克力邀「新派武俠片宗師」胡金銓出山,拍攝了《笑傲江湖》。

在該片的拍攝過程中,徐、胡二人因為創作理念的不同,產生矛盾。之后,胡金銓退出了《笑傲江湖》的拍攝,而徐克、程小東、李惠民、金揚樺、許鞍華5位導演聯手,完成了影片剩余的拍攝工作。

1990年,《笑傲江湖》上映。這部由6大港片名導攜手完成的武俠巨制,在彼時的港片市場之上,獲得了極高的評價,同時也掀起了一股「新派武俠片」的拍攝熱潮。

而后的《笑傲江湖之東方不敗》、《新龍門客棧》,更是將這股「新派武俠片」的拍攝熱潮,推向高峰。

1993年,新派武俠片在港片市場上,迎來了最瘋狂的時刻。這一年,武俠題材的電影作品,扎堆出現在港片大銀幕上。

創作題材的泛濫,讓武俠片快速失去了觀眾市場。而不少優秀的武俠作品,也在這一年遭遇了票房重挫。

比如王晶、李連杰合作的《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洪金寶、楊凡合作的《一刀傾城》,張豐毅、關之琳合作的《殺人者唐斬》。

1993年時的朱延平,在「長宏影視」的投資之下,也以監制的身份搞了一部武俠作品——《新流星胡蝶劍》。

為了吸引彼時的市場觀眾,朱延平在該片中集結了 梁朝偉、王祖賢、楊紫瓊、甄子丹、林志穎、葉全真、徐錦江、庹宗華等一大批人氣影星,并邀請了當時最受歡迎的動作指導 程小東,為影片進行打斗設計。

為了給這部《新流星胡蝶劍》制造賣點,朱延平還邀請了「樂壇教父」李宗盛,為影片配樂、譜曲。

然而,1993年的港片市場上,武俠片競爭的實在是太厲害了。《新流星胡蝶劍》雖然擁有強大的制作陣容,但最終卻只拿下了 910多萬的票房成績,可以說是賠了個底朝天。

面對巨大的損失,作為監制的朱延平,也開始想辦法找補。此時,他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劉鎮偉。

1992年,王家衛拿到投資,開機拍攝《東邪西毒》。影片的制作周期一拖再拖,令投資方十分不滿,于是劉鎮偉臨場救急,利用原班人馬,趕工拍攝了《東成西就》。

這部《東成西就》上映后,獲得了不錯的票房成績。劉鎮偉這套「一片雙拍」的操作,也成為了彼時的一段影壇佳話。

梁朝偉、甄子丹合作的《新流星胡蝶劍》虧損之后, 朱延平決定模仿劉鎮偉,也搞個「一片雙拍」,用一部電影的成本,搞出兩部作品,以此來分擔《新流星胡蝶劍》的票房虧損。

可是要搞「一片雙拍」,朱延平面臨著一個很大的問題。

劉鎮偉拍《東成西就》時,王家衛的《東邪西毒》還未完工,演員和劇務都在。可彼時的《新流星胡蝶劍》已經完成拍攝,演員們都已經離開,朱延平手上只有一堆拍好的膠片素材,以及一堆用剩下的道具。

然而,這個問題并沒有難倒朱延平。

利用《新流星胡蝶劍》的已有膠片素材,朱延平找來了 莫少聰、陳寶蓮、倪淑君、樓學賢等人,補拍了一些鏡頭,之后將補拍的鏡頭與《新流星胡蝶劍》的素材剪輯在一起,剪輯出了一部限制級武俠片作品——《劍奴》。

這部《劍奴》上映后,獲得了不錯的市場效果,還讓投資方在《新流星胡蝶劍》里的投資扭虧為盈。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朱延平導演的這部另類武俠之作——《劍奴》。

電影的一開始,朱導利用一段旁白,對電影故事發生的時代背景,進行了簡單介紹。

明崇禎末年,時局動蕩、流寇橫行、民不聊生,百姓為了生存易子而食、綱常崩壞。《劍奴》的故事,正是發生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下。

在一座樹林里,一男一女兩名「殺手」,正在等待自己的雇主,清算尾款。男的叫獨孤云(樓學賢飾演),號稱中原第一劍。女的叫葉紅(倪淑君飾演),是一名青樓女子。

這時,一個神秘人來到樹林,與兩位「殺手」見面。神秘人與兩位「殺手」似乎是老相識,葉紅詢問神秘人,大家什麼時候能夠坐在一起,喝兩杯、敘敘舊。

可是神秘人卻表示,三人之間只有買賣,沒有交情。

另一邊,賣藝人張老漢帶著女兒舞娘(陳寶蓮飾演),在一家客棧休息。父女二人原本靠賣藝為生,可現在民不聊生,賣藝也討不到幾個賞錢。

于是,張老漢將女兒賣給了染坊老板做小妾。這樣一來,張老漢能賺個養老錢,女兒也可以過上安穩的生活。

可是這一夜,幾名黑衣人突然出現,抓住了張老漢,并帶他來見了一個神秘人。張老漢似乎認識神秘人,對神秘人一頓責罵。而神秘人也干掉了張老漢。

父親遇害后,舞娘來到染坊,向染坊老板求助。豈料,神秘人帶領一群「殺手」趕到,血洗了染坊。舞娘被神秘人所抓,可是神秘人并沒有干掉她,反而是放她離開。

無家可歸的舞娘,一路逃亡。在一條河邊,她遇到了正在與人打斗的獨孤云。

當時的獨孤云,正在執行一項刺殺任務。按照江湖規矩,「殺手」不會在現場留下活口,可是獨孤云干掉了目標之后,并沒干掉舞娘。

當夜,獨孤云來到一家酒樓吃飯。不多時,舞娘也跌跌撞撞來到這里。因為身上沒錢,所以舞娘站在酒樓門口發呆。

出于同情,獨孤云買了幾個包子,送給了舞娘。拿到包子后,舞娘轉身離開,卻在一個巷子口,被一群壯漢抓走。

獨孤云本想上前營救,可是多管閑事是江湖大忌,他最終選擇了袖手旁觀。

幾名壯漢將舞娘,賣到了青樓「古月莊」。古月莊的老板,正是之前出現在樹林里的「女殺手」葉紅。

葉紅髮現,舞娘的背上有一塊胎記,于是便將她留在了古月莊。而壯漢拿到錢之后,離開了古月莊,來到了樹林之中,約見了一個神秘人。

壯漢告訴神秘人,一切都已經按照吩咐、安排妥當,而神秘人也出手干掉了壯漢滅口。這個神秘人,似乎是在有意謀劃一個陰謀。

在古月莊,葉紅逼迫舞娘接客。舞娘不肯墮入風塵,選擇了逃走。逃跑的路上,舞娘經過一間茅屋。在茅屋里,她遇到了獨孤云。

舞娘向獨孤云求助,獨孤云反倒抓住了舞娘,將她送回古月莊,交給了葉紅。

原來,獨孤云與葉紅,即是搭檔也是戀人。葉紅利用青樓作掩護,暗中接下行刺任務。而獨孤云則住在古月莊不遠處的茅屋內,隨時等待消息、隨時行動。

逃跑失敗后,舞娘跟隨葉紅返回古月莊,并開始對葉紅言聽計從。

這一日,葉紅再度來到樹林中,與神秘人相見。神秘人打算干掉皇帝身邊的親信曹公公,還出價十萬兩黃金。葉紅接下了這單生意,并向神秘人道喜。

原來,神秘人與葉紅、獨孤云是同門師兄弟。后來神秘人進了宮,成了李公公。若是除掉了曹公公,李公公便可執掌西廠,權傾朝野。

賀喜的同時,葉紅也告訴了李公公一個消息,她找到了師父的女兒。為了報仇,她會讓師父的女兒受盡凌辱、生不如死。

得到任務后,葉紅安排獨孤云,前去干掉曹公公。一番血戰之后,獨孤云完成了任務,但也身受重傷。

舞娘來到茅屋,為獨孤云包扎傷口。舞娘告訴獨孤云,這次任務完成后,葉紅會干掉他。

獨孤云與葉紅,一直深愛著彼此,獨孤云認為,葉紅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可是沒多久,獨孤云便遇到了刺客的襲擊。

身負重傷的獨孤云,干掉了刺客,可是葉紅卻對他的傷勢,不管不問。

獨孤云受傷后,舞娘再度出現,舞娘告訴獨孤云,刺客是葉紅和李公公聯手安排的,葉紅其實一直都在利用他的感情。

獨孤云帶著舞娘,前去找葉紅對峙。面對舞娘的指證,葉紅百口莫辯。惱怒的葉紅,打算干掉舞娘,而一旁的獨孤云突然出手,救下了舞娘,干掉了葉紅。

干掉心愛之人后,獨孤云傷心不已。此時,舞娘帶他借酒消愁,豈料酒中有毒。獨孤云中毒后,舞娘也說出了一切的緣由。

原來,干掉張老漢的人,正是李公公。那夜,張老漢遇害后,舞娘逃到了染坊。可是后來,李公公也帶人來到了染坊。

李公公告訴舞娘,只有她能干掉獨孤云、葉紅,就放她一條生路,還會贈予她十萬兩黃金。

為了生存,舞娘決定忘掉「殺父之仇」,與李公公合作。而在李公公的安排之下,舞娘來到古月莊,并開始暗中計劃挑撥獨孤云、葉紅的關系。

完成了任務之后,舞娘去找李公公領賞,可是李公公并沒有遵守承諾,還拔掉了舞娘的舌頭,讓她變成了啞巴,流落街頭。

李公公為何要布下這樣一個局?

原來,李公公、獨孤云、葉紅都是孤兒,自幼被張老漢收養,成為了張老漢的徒弟。生逢亂世,為了生存,張老漢將三個徒弟賣掉換錢,唯獨留下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當時,年幼的李公公并不懂事。在師父的哄騙下,他進了宮,遭受了宮刑。受刑后,李公公在心中暗暗發誓,他要報仇,要報復哄騙自己的師父,報復沒有告訴自己真相的師兄、師姐,報復將自己帶進宮的曹公公,他要讓這些人體會世間最大的痛苦。

時光荏苒,李公公長大成人,并在西廠擔任要職,他查明了仇人們的下落,并設下毒計,折磨幾人。最終,在李公公的謀劃之下,彼此深愛對方的葉紅、獨孤云,反目成仇,一直被師父視如珍寶的舞娘,也流落街頭、生不如死。

大仇得報之后,李公公心頭一片空虛。這一日,李公公從睡夢中醒來,看到了師父、舞娘、獨孤云、葉紅的魂魄,4人來找李公公敘舊。

談笑中,李公公飲下一杯毒酒,結果了自己的性命,電影也在此時結束。

閱片經驗豐富的觀眾,應該不難看出,朱延平導演的這部《劍奴》,其實就是把《流星胡蝶劍》與《愛奴》兩個故事,進行了二合一處理。

電影的名字《劍奴》,也是在《流星胡蝶劍》和《愛奴》兩部作品之上各取一字。

1972年,邵氏名導楚原放棄了傳統粵語片的拍攝,開始向武俠題材轉型。這一年的《愛奴》,也成為了楚原在武俠片市場上的揚名之作。

而1976年,由楚原執導拍攝的《流星胡蝶劍》,也正式拉開了港片市場上的「古龍武俠片」風潮。

在這部《劍奴》里,朱延平將《流星胡蝶劍》、《愛奴》合二為一,似乎也是想對影壇前輩楚原,進行一番致敬。畢竟在華語電影市場上, 拍古龍的武俠作品,楚原敢認第二,沒人敢認第一

相比于梁朝偉、甄子丹出演的《新流星胡蝶劍》,這部《劍奴》的制作,可以說是十分粗糙。

然而正是這份粗糙,讓《劍奴》在意境的表達方面,超越了《新流星胡蝶劍》。

前文中我們也說過,這部《劍奴》主要是依靠《新流星胡蝶劍》的膠片素材,加上莫少聰、倪淑君、樓學賢、陳寶蓮的補拍鏡頭,剪輯而成。

鏡頭補拍時,朱延平導演本著「能省即省」的原則,對補拍場景進行了大量的簡化。于是,我們就看到了許多這樣的鏡頭。

比如:兩個人站在荒野,誰也不動、誰也不說話的非靜止畫面。

再比如:一個人在屋內磨劍,屋里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個堵墻、一扇窗和一個人影。

亦或是:兩個高手比武,開打前,兩人互相盯著對方,也不說話也不動,鏡頭一晃,一個躺著、一個站著,這就算打完了。

這樣極度簡化的設計,反倒是讓影片多出了幾分意境。而古龍武俠作品,最看重的就是意境。

極度簡化的鏡頭,讓《劍奴》多出了不少鏡頭意境,而出色的配樂,更是讓鏡頭的意境得到了升華。

朱延平導演將橫山菁兒的《英雄的黎明》,作為了這部《劍奴》的配樂。《英雄的黎明》哀婉悠長的旋律,與電影殘酷、悲涼的故事,可謂是相得益彰。在這哀婉旋律之下,鏡頭中的人物,也多出了幾分宿命的蒼涼。

值得一提的是,在李若彤、古天樂版《神雕俠侶》里,背景配樂也是這首《英雄的黎明》。

與《新流星胡蝶劍》的大咖云集不同,在這部《劍奴》里,朱延平剪掉了梁朝偉、王祖賢、甄子丹、楊紫瓊等人的戲份,將參與補拍的莫少聰、樓學賢、陳寶蓮等人,作為了故事的主題。

失去了明星陣容,也就意味著失去了票房號召力。為了迎合市場票房,制造商業賣點,朱延平導演在這部《劍奴》里加入了不少限制級的戲碼。

在限制級戲碼與意境化鏡頭的雙重加持之下,這部《劍奴》在上映后,也獲得了不錯的市場成績。

這部《劍奴》的制作周期十分短暫,《新流星胡蝶劍》下架一個月后,朱延平導演就帶著這部《愛奴》,沖入了限制級港片市場。

因為是限制級的作品,所以《劍奴》在院線拍片方面,受到了限制。該片在院線市場上,只拿到了260多萬的票房成績。

然而90年代初,正是碟片音像市場大爆發的時期,憑借限制級的噱頭,這部《劍奴》在彼時的碟片市場上大受歡迎。《劍奴》在碟片市場的利潤,也成功讓投資方在《新流星胡蝶劍》里的投資扭虧為盈。

扭虧為盈之后,長宏影視又為朱延平投資了《飛天貓與神經的》、《新烏龍院》兩部作品。而這兩部影片,也算是朱延平導演在商業片市場上,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