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華強原配丁佩,面對「插足」的陳蘭,不哭不鬧笑著「讓位」成全最體面的「婚外情」42年後才知:她是真的明智

黄朔 2022/11/16 檢舉 我要評論

1979年,向華強帶著弟弟向華勝前往台灣投靠父親,卻遭到了父親的譏諷,

郁悶的向華強一肚子氣沒處撒,便帶著幾個朋友前往酒吧解悶。

在這里他遇到了 陳嵐,彼時的陳嵐正處于人生低谷期,被母親丟進了這里打工還錢,為家還債,在這所酒吧推銷酒水。

在這個混亂的環境里,花容月貌的陳嵐免不了會被客人占便宜,當天就發生了這種事情,但陳嵐并不是軟弱的小女生,兩人發生了爭執。

眼看著陳嵐落了下風,向華強忍不住上前英雄救美,也因此兩人結緣。

此時的向華強一窮二白,還欠了一屁股外債,但陳嵐不在乎,依舊想要與他在一起,向華強見陳嵐如此的執著,便帶著陳嵐見了妻子 丁佩

丁佩見狀,很痛快地讓了位,臨走前還祝福兩人百年好合,之后陳嵐與向華強一直贍養丁佩到現在。

三個人之間沒有糾纏不清,只有相互救贖,那麼當時三人是怎麼做到如此體面的?

01、

丁佩原名唐美麗,人如其名,從小就長得很好看,1947年出生于權貴世家,1歲多跟隨父母移居台灣。

父親唐次虞是名醫生,母親也是名校畢業的學生。

在當時,丁佩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小姐,從小就受盡寵愛,小時候的丁佩就展現出了不俗的舞蹈天賦,舞技很好,還曾被稱為「阿哥哥女郎」。

漸漸地,她喜歡上了浪漫不羈的藝術之路,享受站在閃閃發光的舞臺,接受鮮花與掌聲的贊賞。

父母本打算讓其成為淑女,繼承自己的衣缽,但所幸兩人都很開明,沒有強求,放任丁佩去闖蕩。

1962年,丁佩進入了第一期中影演員訓練班,然而因為種種原因,丁佩在演藝圈一直飾演配角,直到5年后她被介紹到邵氏電影,事業才漸漸有了起色。

在當時各類美女云集的演藝圈,丁佩在其中并不出眾,為了讓丁佩脫穎而出,公司將她包裝成為了艷星。

凹凸有致的身材、魅惑的妝容,盡管她本人不喜歡,但不可置否的她在接連出演了幾部影視劇后,徹底火了。

1972年,丁佩事業的巔峰時期,她遇到了改變她一生的男人。

02、

1972年3月21日,李小龍為妻子琳達在凱瑞酒店慶生,丁佩跟隨鄒文懷出現在宴會上。

鄒文懷將丁佩與李小龍兩人介紹認識,

也是這一次認識,正式開啟了兩人的孽緣。

從那次宴會之后,丁佩與李小龍便時有往來,聯系密切,很快兩人就走到了一起,丁佩成為了李小龍的情人。

「李小龍是欣賞我的人、我的愛人、我的至親。」

丁佩甘愿以情人的身份呆在李小龍的身邊,并對此很知足,而對于李小龍來講,丁佩就是他喧囂世界中少有的寧靜。

那時候的兩人都不曾想到,互相陪伴的日子僅僅只有一年。

1973年7月20日,李小龍、鄒文懷和丁佩三人相約在丁佩家中討論《死亡游戲》的劇本。

這一天就這個劇本就聊到了晚上7點,李小龍提前給琳達打了招呼,說晚上回去得很晚。

聊完劇本后鄒文懷先行前往附近餐廳,與其他演員見面,而李小龍身體不適在丁佩家里休息了一會,期間還吃了止痛藥。

后來鄒文懷談完事宜后,打電話叫兩人下去吃飯,丁佩說完推開門發現李小龍還在睡覺,便告訴了鄒文懷。

鄒文懷一聽也沒催,就想著再讓他睡會,沒想到等到晚上9點,李小龍依舊沒醒,并且怎麼搖都搖不醒,便開始慌了。

鄒文懷得知消息立即趕到,并且還帶來了醫生,在診斷下確認了李小龍沒有了生命特征,之后通知了琳達。

為了維護李小龍的聲譽,幾人統一口徑稱李小龍是在家中逝世的,可詭計多端的港媒卻挖出了事情的真相。

已婚巨星猝死在艷星床上的新聞引發了廣泛的關注,丁佩與李小龍的關系曝光,一時間她被推到了輿論的風口浪尖,遭受千夫所指,成為了眾矢之的。

醫院給出的結果是李小龍死于腦水腫,盡管如此還是有不少李小龍的粉絲,將一切罪狀怪在丁佩的頭上,并揚言讓他以命抵命。

也因此,丁佩沒能見李小龍最后一面,愛人的逝世和輿論的壓力,讓丁佩每天處于水深火熱之中,她的事業受到了嚴重的沖擊,精神也瀕臨崩潰。

不絕于耳的污穢之聲讓她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崩斷,那段時間支撐她的只有酒精,這一喝就是一年,昔日舞姿翩翩的文藝女青年、舞臺上耀眼的影星人不人鬼不鬼。

而這種生活造成的嚴重后果,就是丁佩的大腦神經受損,不僅喪失了部分記憶,還患上了精神分裂。

也是在這個期間她拍攝了《李小龍與我》,再次引發眾怒,認為她是消費者,她再次被推上風口浪尖。

03、

就在丁佩處于人生低谷的時期,向華強出現了,他也是娛樂圈中著名的武打明星。

李小龍是他的偶像,丁佩也是他很喜歡的女演員,在早年的接觸中,向華強就對丁佩產生了好感,后來丁佩與李小龍在一起后,他便歇了心思。

直到她深陷囫圇,向華強出現救她于水火,并主動站出來為她遮風擋雨,陪伴她左右,并且走進了她的生活,將她一地雞毛的瑣事打理的井井有條。

在向華強的陪伴下,丁佩漸漸走出陰霾,也開始積極地配合治療,為了舒緩她的情緒,向華強還時常帶著丁佩外出旅游散心。

時間久了向華強的所作所為感動了丁佩,也讓丁佩心甘情愿地嫁給了他。

1976年兩人舉行了婚禮,并且在婚后不久就生下了一個女兒。

事實上,丁佩選擇與向華強結婚生子并不是因為愛情,而是極力地想要抓住這一絲溫暖。多年后在被問及為何嫁給向華強時,丁佩直言不諱地說道:

「因為當時我在一個痛苦的環境之中,我需要一個避風港一個靠山一個家。這個家對我來講是非常需要的。」

婚后,有了向華強的助力,那些風言風語漸漸平息,并且隨著時間的流逝漸漸化為虛無。

而向華強的行為和幫助都被丁佩看在眼里,盡管無愛,但向華強卻是她最重要的家人。

時過境遷,當初的風花雪月和風流韻事都漸漸被人們淡忘,但當初的輿論始終在丁佩的心中環繞,并在時間流轉中轉換為心魔。

婚后,丁佩時常會半夜驚醒,在看到身邊的孩子和丈夫,她總有一種不真實感,每次驚醒她都會將手指放在兩人的鼻前,看看他們是否還有呼吸。

李小龍的逝世成為了她心中永不可磨滅的痛,漸漸地她看淡世間一切,退出了娛樂圈,在家里吃齋念佛,杜絕了外界的消息,兩耳不聞窗外事。

丁佩的轉變向華強全部知道,于是在相處中,向華強也漸漸地從這份感情中剝離出來,

當初的愛意悉數化為責任,兩人成為了沒有血緣關系的親人。

之后向華強也從演員轉型幕后,與弟弟成立了永勝影業,恰逢當時香港電影沒落,于是向華強決定前往台灣尋找機會。

也是這一次的出差,讓向華強遇到了陳嵐,結束了與丁佩無愛的婚姻。

04、

陳嵐,1959年出生于台灣,一出生她的悲劇便開始了。

6歲的時候,陳嵐就被檢查出了血液病,每天飽受病痛的折磨,渾身插滿了管子才足以延續生命,但好在她最后找到了配對的骨髓。

病好痊愈后陳嵐的悲劇生活并沒有結束,她的母親因為嗜賭如命,父親忍受不了便與她離了婚。

沒有了賭資,母親便將十幾歲的陳嵐賣到了歌舞廳還錢,為了擺脫這樣的命運,陳嵐曾嘗試過結束自己。

被搶救回來后,她依舊沒有擺脫被賣掉的命運,不過她也想開了,與其逃避,不如負隅頑抗,抵抗命運的不公,只有自己強大了,才能維護自己的尊嚴。

所幸她遇到了向華強,在向華強的幫助下,陳嵐憑借姣好的身材和外表走上了模樣之路。

事實上,這段時期的向華強因為父親的心高氣傲,迎娶了千夫所指的丁佩而遭到了冷落,所以兩人相遇的時期,也是兩人最艱難的時期。

攜手共同度過了這段時光,回憶彌足珍貴,在于陳嵐的相處中,向華強體會到了與丁佩在一起時所沒有的愛意和情感。

于是他主動出擊,向陳嵐表白了。而在之前陳嵐憑借外貌不缺乏追求者,甚至是台灣首富的兒子也被她毫不猶豫地拒絕。

可面對向華強,陳嵐卻忍不下心說拒絕的話,她知道向華強是有婦之夫,所以她努力克制愛意,對向華強避而不見。

向華強也漸漸地明白了丁佩的心意,向她解釋了自己與丁佩結婚的故事。

于是在之后陳嵐跟隨向華強回家,丁佩看著兩人牽著的手,心里了然便直接退出了這場關系,真心地祝福兩人。

1980年,丁佩與向華強失婚,不久后陳嵐便于向華強領證結婚,婚后不久生下兩個兒子。

后來夫妻二人一起投資開店,夫妻二人齊頭并進,事業越來越好,影視公司也越來越大,向華強一躍成為了香港影壇的大佬。

婚后兩人沒有傳出過任何緋聞,哪怕是向太身材遠不如從前,向華強依舊是一臉愛意地看著。在談及向華強時,陳嵐還會說:

「我自己不枉此生,沒有挑錯人。」

如今,兩人結婚四十多年,兒子也都成家立業,事業有成,家庭和諧,堪稱人生贏家。

與向華強的幸福美滿不同,丁佩在失婚后不久選擇了皈依佛門,用她的話來講就是「恩人」終于獲得幸福,自己也不必在掛念世間的一切。

而失婚后,陳嵐與向華強承諾會養丁佩一輩子,言出必行,向華強每個月都會給她不菲的生活費,陳嵐也將丁佩視為大姐。

兩人時常一同逛街吃飯,并在向華強與陳嵐的孩子出生,成為了孩子干媽,對此丁佩還感慨萬千地說道:

「我女兒屬龍,我兒子(向佐)是李小龍忌日出生的,所以,我覺得他(李小龍)回來了,一直和我在一起。」

如今丁佩依舊吃齋念佛,在媒體的采訪中她透露自己研究佛法的原因,與李小龍留給她的截拳道徽章有關。

「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丁佩認為這是李小龍想要傳遞的精神,于是便替他傳承下去。

期間,丁佩出過一本書,名為《李小龍和我的舊時光》,書中將兩人相處的點點滴滴記錄了下來。

兜兜轉轉75載,丁佩始終沒有忘記那個意氣風發、揚言踢碎東亞病夫牌匾的男人,醉心佛法的她,將那個男人永遠地藏在了心底。

而她的女兒也在向華強的照料下,生活的很好,學習了珠寶設計,在畢業后成立了珠寶公司,經營的井井有條。

但在父母愛情的影響下,女兒遲遲沒有邁入婚姻的打算。

時至今日,再看幾人,才發現他們都找到了最好的歸宿,

但在無愛的婚姻中,從未體驗過父母恩愛的女兒,卻成為了這段關系中最大的犧牲品,也因此婚姻是大事,結合需謹慎。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