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劇頂配陣容,評分卻一路走低!觀眾:就想看看能爛尾到什麼程度

黄朔 2023/01/26 檢舉 我要評論

可能是這些年最讓劇迷意難平的事——迷霧劇場,出生即輝煌。


你還記得那一年《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給我們帶來的驚喜嗎?


編、導、演全數在線,討論度高得驚人,以至于這兩年下來,每一部迷霧劇場的新劇我們都要將其拉回來比較,并表示對後來者的失望。


而就在前些天。


當迷霧劇場重啟,又一部新的懸疑劇播出的時候,我們似乎看到了《隱秘的角落》時的熱鬧。


導演呂行,前作《無證之罪》。


編劇潘依然,代表作《隱秘的角落》。


主演呢?


「爸爸」專業戶王硯輝+「媽媽」梅婷+「小孩」張子楓。


再加上李乃文、丁嘉麗等大佬壓陣,祭出了國劇陣容頂配。


沒錯,就是一度拿下豆瓣8.2的:


《回來的女兒》



從前幾集來看,《回來的女兒》在多個維度上保持了一貫的水準。


懸疑推進引人入勝,絲絲入扣;家庭、情感戲份有效穿插,主次分明;結構緊湊,節奏張弛有度,沒有喧賓奪主。


但最近兩三集,有些許編劇不在線的狀況發生,以至于豆瓣評分狂降。


為什麼?


要Sir說。


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編劇的野心過大。


國產懸疑的外衣下。


它真正想表達的。


卻是一個時代的欲望。



01

不速之客


《回來的女兒》開篇的敘事效率非常高。


短短一集,不但一連拋出了好幾個懸疑點,而且把一個家庭的秘密拍得讓人心驚。


故事發生在1997年的潭嶺。


一個叫小秀的孤兒在一戶人家做保姆。


然而忽然有一天,她在給好友陳佑希(張子楓 飾)寫完信,說「發現了這家人的秘密」后離奇消失了。



一個人不會無緣無故與最好的朋友斷了聯系。


于是好友陳佑希逃離孤兒院,前往潭嶺尋找小秀的下落,以及消失的真相。



而這,只是劇集所設置的 第一處懸疑點


與此同時。


潭嶺發生了接二連三的案子。


一個猴臉面具的男人流竄作案,專挑單身女孩下手,這使得剛到潭嶺的陳佑希差點慘遭毒手。


人們懷疑這個犯人是李文卓(杜宇森 飾),廖穗芳(梅婷 飾)和李承天(王硯輝 飾)的傻兒子,但苦無證據。


-就讓他回家了?李文卓可是第一嫌疑人

-那你說怎麼辦?咱們現在又沒證據



而陳佑希的事件中,她卻清楚地看到,是李文卓救了她。


洗清嫌疑?


回家路上,廖穗芳忽然對李承天說了一句匪夷所思的對話:


小秀那種事情

我再也不想經歷第二次了



什麼意思?


原來,小秀之前就是在他們家做保姆,幫他們照顧傻兒子李文卓。


他們對外稱小秀偷了東西離開了,但這句話隱含的信息量則是:她并不是離開那麼簡單。


我覺得小秀在他們家當保姆

當得好好的

突然一下不見了

這里邊肯定有事



這里于是便出現了劇集的 第二處懸疑點:小秀到底是生是死?


以及究竟是什麼樣的秘密,會導致小秀的悲劇?


但不僅于此。


還記得差點被強奸的陳佑希嗎?


她被帶到了警局。


因為沒成年也沒身份證,所以面臨著被遣送到收容所的危險,怎麼辦?


她忽然想起李家的一張尋人啟事,上面說李家女兒李文文十三年前,在五歲的時候失蹤了。


情急之下,于是謊稱自己就是李文文。



但讓她意外的是,李家居然很輕易地認了她這個「女兒」。


于是她便決定以「女兒」的身份,暗中調查小秀消失的真相。


但會這麼順利嗎?


到底是尋到了有效的掩護,還是羊入虎口?


至此。


所有線索終于匯集,一場「尋人」的懸疑游戲,即將開啟。


而同時。


在「找小秀」這條主線之外,劇集也埋伏了其他疑點。


比如猴臉男究竟是誰?這家人還有什麼秘密?李文文失蹤又是怎麼回事?等等等等。


纏作一團,像隱隱露出線頭的毛球,讓人心如貓抓蠢蠢欲動,恨不能扒開迷霧一探究竟。


而這,才僅僅是一集的體量。


02

肉胎凡身


但老實說。


如果你只奔著懸疑來看這部劇,大機率是會有些不滿足的。


至少從目前已出的幾集來看,它不似刑偵劇一般抽絲剝繭撥云見月。


而是在懸疑的外衣下,把很大的精力放在了「人」上。


所以無論是陳佑希還是小秀,都不過是牽線的人。


劇集的重心,在一對中年夫婦,李承天和廖穗芳身上。


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中年組」。


這在一開始就有所體現,第二集的一場戲:


認親。


女兒5歲失蹤,時隔13年回家,怎麼說都是開心的事情。可是接到通知的李家夫婦,一個來回踱步,一個面無表情。


李承天激動。


但他走來走去的神態和接到電話的反應,暴露了他真實的心理:不安,焦躁。



廖穗芳也是這樣——她覺得「巧」。


而巧的潛台詞,則是懷疑。


你不覺得太巧了嗎

卓卓救了一個人剛好就是文文



而接下來呢?


在確認陳佑希是不是李文文的過程中,兩人的反應卻大相徑庭。


一直懷疑的廖穗芳一言不發,催促著要將其帶走。


而一直焦躁的李承天,反而謹慎地詢問,甚至查看耳根的痣。



每個人的反應都不太正常,似乎背后藏著更多的秘密。


就像此處的畫面,電閃雷鳴,瓢潑大雨。


驚慌、搖晃、詭異。


陳佑希的闖入,拂去了這家人表面平穩和睦的泡沫。


李承天和廖穗芳一家,才慢慢裸露真實底色。



這是對怎樣的夫妻?


人前,他們恩愛熨帖,相敬如賓。


廖穗芳會幫老李整理衣服,挽住老李的胳膊。老李則會心疼老婆,生活中多加照顧。


是再尋常不過的普通人家的普通日子。



但真是如此嗎?


從里到外,這家人都透露著不尋常。


首先,像任何中年夫妻一樣,他們的生活寫滿了 不得已


感情上,廖穗芳雖然和老李結了婚,但架不住舊情人王重江(李乃文 飾),有錢大方還癡情。


兩個中年人之間的斗愛,少了意氣沖動,明面上斂了幾分,暗處較勁。


社區為了慶祝李文文回家,大擺酒席。王重江沒進門,卻搞個派頭讓手下送來茅台。


老李走出去答謝。自知財力上比不過,只能握緊老婆的手以示恩愛扳回一局。



想給老婆很好的條件,但物質上捉襟見肘就心甘情愿多付出一點感情。有時老婆和兒子坐了王重江的車,也不愿意多計較。


哪怕吃點虧,哪怕妻子和別人曖昧不清,還得夾起尾巴委屈求全,糊弄光景,為以后打算。


這是李承天的不得已。


而廖穗芳呢?


明面上和老李夫唱婦隨,手一挽,做足功夫。背地里,又和王重江保持關系,甚至打算遠走高飛。


可等兩人舊情完全暴露,老李為此喝農藥自盡,能一走了之的廖穗芳開始后悔,猶豫。


他不會原諒我了



王重江想帶她還有兒子李文卓一起去廣州,永遠離開這閑言碎語的是非之地。


她只靜靜聽著,然后轉手就把航班機票丟了出去。


我不能再對不起老李了

以后咱們還是別見面了



渴望激情,但終究無法抽離當下的慣性,拿不出勇氣和決心追逐另一個全新的開始。


這是廖穗芳的不得已。


但與此同時呢?


沒錢的李承天毅然拿出所有的積蓄給「李文文」買了保險,真的只是喜愛女兒嗎?


你現在不對李文文好一點

等咱們老了

你還指望著李文卓給咱們養老嗎



婚外情暴露的廖穗芳最終還是不時約見王重江。


真的覺得對不起老李嗎?


不。


不得已之外,像任何糾纏不清的「命運共同體」一樣,他們的身上其實寫滿了 猜忌


劇集的第5集,揭曉了部分真相。


一段回憶。


廖穗芳在處理尸體,老李走了過去輕言輕語說,我來吧。于是他把尸體裝在袋子里,騎著那輛背過廖穗芳的腳踏車,前往棄尸地。


這個片段至少告訴我們,二人即便不是兇手,也是棄尸同謀。



兩人相愛?也許。


但你知道老李在得知廖穗芳要和老王去廣州的時候,他是怎麼做的嗎?


把小秀的指甲放在魚餌盒里,讓廖穗芳看見,以達到警告的目的。



而廖穗芳呢?


在後來李文卓被綁架,老李去交贖金的時候,她依然打電話給老王。


「如果卓卓被救出來,我還是會跟你走。」


同在一個屋檐下,心機卻一個比一個重。


說到這里你可能會有些疑惑:為什麼成年人還如此耍心機不攤牌?


要知道,殺人往事的背后,其實最大的原因還是他們的傻兒子。因為發燒而導致智力障礙的李文卓。


可以這麼說,因為這個兒子,李承天夫婦承受了比別人更多的輿論壓力。


鄰居視李文卓為不安因素,希望把他送進精神病院。早餐鋪老闆只想他們把早飯打包帶走,免得影響生意。兒子生活不能自理,兩口子得有一個人帶著兒子去上班。


怎麼辦?


讓他自生自滅?


非但良心上過不去,連「上天」都一直在和他們說「不要放棄」:


李文卓是一個極其「善良」的人。看見陳佑希被壞人欺負,哪怕力量懸殊也沖上去和對方廝打,護「妹妹」周全。吃東西的時候,會把面吹涼,然后端到陳佑希面前。


高興起來,他甚至能背出海子的詩。


完整的一首。



所有的所有,于這家人。


就像李文卓。


一個解不開又丟不掉的包袱。


被自己的欲望包裹牽引著,卻又被現實掣肘,只能硬著頭皮面對。


每個人,都以凡胎肉身,在私欲糾葛、凡塵情海中掙扎涮洗。


03

晦暗往事


但問題來了,這部劇僅僅說在講述一個家庭的不得已嗎?


別忘了我們開頭提到的年份:1997。


《回來的女兒》。


正是借著講述中年人的欲望,來講述一整個時代的欲望。


1997年是個什麼樣的年代?


政治上,香港回歸,重慶直轄,兩岸三地文化交流的大門敞開。


內陸地區的人們頻繁向沿海地區進發。



文化上,港式元素風靡內地,位置最前沿的廣州承接了最新潮的文化。


粵語歌和錄像廳,成了一個時代的符號。



經濟上,計劃經濟已經逐步轉向市場經濟,國企改革,下崗潮爆發。


人們開始一切都向「錢」看。



而此時。


舊的事物還存在。


比如說,收容所制度。


還記得陳佑希怎麼解釋想多待幾天在李家的嗎?


怕被收容。


我是怕被收容了才想著

用一下你們家女兒的身份



彼時中國社會執行嚴格的人口管理制度,沒有介紹信沒有身份證明,人口自由流動就受到挾制。


我們仍然記得2003年轟動全國的慘案。事發后,從上到下,媒體、公眾、學者急切呼喚,推動最高層決策,以極大代價才廢除這項在城鄉土壤上盤剝已久的不良制度。



舊的思想還存在。


比如說人們對選美的看法。


劇集里,小秀曾經打算去廣州參加選美,還拍攝了一卷面試的錄影帶。


而得知小秀選美。


包括廖穗芳、王重江,甚至小秀的好朋友陳祐希在內,所有人態度都出奇的一致。


他們觀看小秀為選美拍攝的視訊。隨著小秀脫下外衣,神情越發震驚和難以置信。小秀男友的表情,更是宛如愛人被公開羞辱。


視訊被傳到混混們手中,被直接被當作「黃片」,興致勃勃地圍觀。



——在當時封閉的重慶,所有人看待選秀都戴著有色眼鏡,那就是公開出賣肉體色相,搞黃色。


視選美為[色.情],一面大力審查和圍剿,卻免不了初見肉體時本能的粗暴獵奇與悸動。


連辦案員警都免不了。



新舊交替之前,必然經歷一番推陳出新的沖擊、矛盾。


甚至出于恐懼,人會本能地想要抹殺遏制。


而這,僅是水面之上的波瀾。


深入肌理。


整個社會都承受著經濟轉型,社會變革所帶來的迷茫、分裂,進步齟齬。


最直接的對比來自于李承天和王重江。


表面是情敵。


但更是時代翻新之時,被無形劃開的兩大陣營。


兩人本在同一個化肥廠,可後來李承天在國營工廠死守鐵飯碗,而王重江跳進市場經濟,發了財。


彼時的國營廠是什麼樣子的?生產停擺、老闆跑路、職工發不出工資。


李承天吭吭哧哧守著一畝三分地,偶爾眼紅旁人,盡力找補卻像個笑話。



而王重江呢?


優從中來,投身商海盆滿缽滿,欲望烘起退不得身。


每個人都眼紅他的賺錢能力,想要從他那里分一杯羹。



他們的斗,是市場經濟與計劃經濟交鋒的信號。他們的身份,則對應了兩者拉扯中,開始分化的社會階層。


在欲望橫流的社會中,愈行愈遠。


不止他們。


劇集的每個人,都在這新鮮出爐,新奇混亂的世界里徘徊游蕩。


每一個人都以為自己能被命運青睞,做幸運兒。


小秀,面容姣好,自視甚高,想憑借選美嫁個有錢人,但那一年選美亂象叢生狗血不斷。



程威,見過世面,從廣州回來后一心想著做大老闆,可是又沒什麼本事。


再加上集資潮、氣功熱……


這個劇烈變動的社會中,所有人心比天高,舍身一搏便往那發出金光的地方不顧一切地跑去。


就像劇集中不斷出現的《古惑仔》主題曲:

叱吒風云 我任意闖萬眾仰望叱吒風云 我絕不需往后看翻天覆地 我定我寫自我的法律這兇悍閃爍眼光的野狼


都想成功,都想成為萬世巨星。


可是無人注意。


身后,只留下了無盡的哀嘆落寞。



但問題是,寫這樣一個大時代的欲望,編導的目的實現了嗎?


當劇集的野心越來越大。


與之相對的,卻是豆瓣的評分越來越低。


評論區充斥著兩個刺眼的字:爛尾。



為什麼?


因為編導把格局打開,想要更多更厚重的表達的時候,同時忽略的,便是懸疑劇最本初的東西:懸念的維持,以及故事的精彩。


這似乎成了迷霧劇場長久以來的通病。


一直以來,我們期待迷霧劇場,是因為電影感嗎?是因為厚重感嗎?


不。


是因為。


無論《隱秘的角落》還是《沉默的真相》,給予我們的首先都是一個精彩的故事。


而現在呢?


總是像買櫝還珠一樣,在外在的各種方面下不少功夫。


追求復雜,追求攝影,追求布景的精致與還原。


而總是忘了。


復雜度,不代表故事的深度。


現實感,也并不意味著現實性。


先講好故事。


才應該是當務之急。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藝謀不emo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