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麗穎接不了孫儷的班

黄朔 2023/01/22 檢舉 我要評論

今年勢頭最強的內娛女星是誰?


拋開被韓影捧在掌心上的湯唯不談,那就只有她了—— 趙麗穎。


在行業氣候并不景氣的今年,她接連破局。


從偶像劇中華麗轉身,敢 「土」


豆瓣7.0分的《幸福到萬家》,她扮演一位帶領家鄉致富的農村婦女。



最近開播的《風吹半夏》開分8.4,趙麗穎變得更 「熟」了。


扮演在改革大潮中豁得出去,敢想敢干的女企業家。



聽說內娛都忌諱拉踩。


不好意思,今天Sir非要很沒公德心地拉踩一番—— 沒有拉踩,怎麼有傷害呢。


趙麗穎的前一任仙俠古偶的女頂流,楊冪,同期新劇《愛的二八定律》評分僅5.8,口碑熱度雙輸。



趙麗穎的前夫,馮紹峰。


2015年的時候,趙麗穎出演《花千骨》人氣飛升,他則拿到了中法合拍《狼圖騰》男主的大餅。


7年后的今天,趙麗穎的戲路已經轉型到女企業家了,馮紹峰卻走回趙麗穎當年的路——古裝瑪麗蘇。


暫無評分,網友評價是:沒眼看。



趙麗穎幸運迎來了自己最好的時代。


但趙麗穎也「不幸」。


今年兩部正劇開播后,網友對趙麗穎的期待是—— 接班孫儷。



可以嗎?


哪怕趙麗穎已經做到了橫向對比最能打。


但「接班孫儷」,可能只是一場刻舟求劍。


01


和孫儷相比也是有幾分合理的。


沒背景,起點低。


一個歷史性的畫面,當時最紅的電視女演員依萍在台前光芒四射,未來的國產劇一姐正在背后伴舞跑龍套。



比起85花另外幾位,趙麗穎起點低,紅得也晚。


2011年,兩部清穿劇《宮》和《步步驚心》把楊冪劉詩詩捧成了頂流。


2015年,仙俠劇《花千骨》大爆,趙麗穎才正式趕上梯隊。



于她而言,偶像劇帶來的紅利期也是最短的。


17年和18年,是85花謀劃轉型的關鍵時期。


一是她們紛紛奔向30歲,不再適合演偶像劇。


二是市場變了,偶像劇,特別是85花賴以生存的古偶開始走下坡路。


套路固化,觀眾審美疲勞,收視輝煌不再。


85花們亟需證明,她們除了美貌,還有實力;除了偶像劇,還能駕馭其他類型。


但85花呆了這麼久的舒適區,轉型路并不順利。


楊冪。


先是扮丑出演文藝片《寶貝兒》,又是在科幻片《逆時營救》里一人分飾多角。


結果演技被嘲,片子也大撲街。



唐嫣。


押寶現實主義都市劇《歸去來》,結果口碑收視雙撲。



劉詩詩。


顛覆形象出演的犯罪片《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也失敗。



只有趙麗穎,階梯還是向上的。


2018年,《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正午陽光出品,是很多偶像派轉型路上的重要跳板,比如胡歌的《瑯琊榜》。



《知否》里趙麗穎演技雖有爭議,但好在作質量量上乘,收視亮眼,口碑不俗。


而且,這算是一部大女主之作,一旦成功,對女主加成極大。


《知否》成功將趙麗穎拉出了只能演古偶的泥沼。


她又乘勝追擊,接演了《迷霧劇場》的懸疑犯罪劇《誰是兇手》。



合作正劇大佬鄭曉龍,在《幸福到萬家》里扮演一位農村婦女,更進一步剝離了身上的偶像屬性。



縱觀這幾年趙麗穎的路線—— 嗅覺敏銳,規劃性強。


古偶式微,她立刻投身古裝正劇。


主旋律正劇興起,她又是演振興家鄉的農村婦女,又是演搭上改革春風的女企業家。



規劃得當很重要,但實現規劃更是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趙麗穎在85花里算是特別的一個。


她長相不算驚艷,但身上的草根氣息比另外幾位更重。


早年一步步靠著跑龍套出身,也讓她身上有一股接地氣的韌性。


與其說趙麗穎的演技多麼好,不如說是 比起同期其他女星,她沒有在古偶中陷得那麼深。


所以她能最快走出舒適圈。


但來到其他領域,妳就能看到趙麗穎和真正實力派的差距。


比如同年齡段,同樣扮演農村婦女的熱依扎。



所以在趙麗穎投身正劇后,遇到比偶像劇女主復雜得多的人物角色,她往往處于完成任務,卻演不出驚艷感的狀態。


比如《知否》里,大婚時告別疼愛自己的奶奶,面對害死自己母親的兇手這樣的高光時刻,趙麗穎完全頂不上去,泄了氣,以至于被人吐槽在「發呆」「走神」。


85花里,比起有人已經干脆擺爛,趙麗穎是有在努力轉型和躍升的。


網友的褒獎中,比起演技本身,更多的恐怕還是「鼓勵分」。


要接班孫儷。


最遙遠的或許還不是演技。


而是 「同行」—— 趙麗穎幸運有這樣的同行襯托,不幸的是,她的天花板也基本被同行限制住了。


02


85花爆紅時,搭上的是偶像劇擴張的大潮。


大量流水線化,粗制濫造,只顧顏值不顧質量的偶像劇誕生,瞄準青少年群體,輕松就能獲得好的收視。


再加上互聯網的第一波紅利,主演的爆紅變得更加容易。


它們捧人,但一定程度上也「毀人」。


典型,于正趕著拍出來「清宮版流星花園」《宮鎖心玉》,沒人能否認它當年的火。


于演員來說。


此類劇沒有人物,只有人設,自然也不需要演技。


長得好看,簡單做表情動作就行。


年輕演員演多了,演技沒機會鍛煉成長,天然的靈氣也消耗光了。


李少紅辣評楊冪


從這一點來說,趙麗穎與孫儷比,做小花時都是紅,但獲得的長期價值卻不同。


孫儷剛出道時,趕上的是另一波大潮。


千禧年初,國產劇制播分離改革,開始市場化發展。


民營資本入場,聯合改開后的第一批成長為中堅力量的文藝創作者,大量電視劇雨后春筍一般涌現出來。


那一時期的國產劇有個鮮明的特點—— 題材大膽,風格各異。


比如《大明宮詞》。


武則天是玩弄權術的野心家,更是借男寵搔首弄姿,教育女兒的精神導師。

妳看到了吧,任何男人,柔媚的,陽剛的,只要他處在女性的處境里,他就是個女人。



再比如,孫儷挑大梁的第一部作品,海巖編劇的《玉觀音》。


這是個當今看來尺度令人咂舌的故事。


緝毒女警愛上毒販,糾纏在三個男人之間。


出軌、背叛、復仇……


站在情感、道德與身份的交叉路口,女主的復雜與糾結在如今是絕跡的存在。


遇到這個角色時,孫儷還不滿20歲。



在出道的頭十年。


孫儷的電視劇角色包括,革命年代的成分不好的女青年(《甜蜜蜜》),流落中國鄉村的日本女人(《小姨多鶴》)……



每一個角色,在今天看來都充滿突破。


但抱歉。


當年的觀眾可沒有「突破」一說。


沒有流水線偶像劇的窠臼,多得是如脫韁之馬的新劇,也就無所謂突破。


大家不會因為妳接了一個稍微復雜黑暗的角色就另眼相看,只會在意妳對這個角色演繹得到不到位。


孫儷,也沒少被挑剔。


演《小姨多鶴》,觀眾:妳不適合。



演《甜蜜蜜》,觀眾:妳沒表情。



演了這麼久的電視劇,火了一部接一部,但孫儷愣是沒得到過肯定。


起碼在獎項上。


飛天、金鷹、白玉蘭,重量級的視后沒有她的份,連2012大火的《甄嬛傳》,也因為配音錯失了獲獎機會。


直到2014年,終于拿上視后,孫儷才不再「失眠痛哭」。



對比當下, 一個演員獲得肯定實在是太容易了。


只要ta敢于轉型,只要ta不懸浮、不面癱,好像就是功德一件。


孫儷的「不幸」,就是她處在一個無法出頭的年代。


就算她演得再好,一說起「演技派」也沒人會想到她。


當然是首先想到鞏俐、周迅這些電影咖啊。


當時的電影仍然是對電視劇降維打擊一般的存在。


更殘忍地說。


電視劇和電影本身就有一道坎。


電影演員可以向下兼容,電視劇演員卻很少有躍遷成功的。


國產電影被四旦雙冰壟斷了最好的資源,留給孫儷的,只剩下《機器俠》《越光寶盒》《畫壁》這樣的爛片。


不然,就是灰頭土臉地給大花們鑲邊作配。



于是,孫儷不再戀戰,選擇回歸。


遇上了她演藝生涯里最重磅的作品,《甄嬛傳》。


2010年左右,恰好是電視圈需要用人的時候。


國產電影的「大制作」概念,也被用到了國產劇上。


大女主這一概念,應運而生。


有趣的是,《甄嬛傳》選角時,鄭曉龍本來是想找周迅來演的,但那時周迅已經專心演電影,闊別電視圈很久了。


有實力的當紅女演員紛紛投身電影,小花們的演技又不夠。


孫儷的回歸,解了燃眉之急。


孫儷沒有一個眾星拱月的環境,她永遠在努力冒頭,大家挑來挑去,總覺得她不夠出色。


而現在的環境是,望眼欲穿,只要看到有人剛準備起身的姿勢,就迫不及待地指過去——就妳了。


于是。


選出來的是頂流,卻再也不是「孫儷」。


03


這十年來,最捧人劇,毫無疑問是《甄嬛傳》。


無可匹敵的國民度與造星能力。


讓女主孫儷一舉坐上頂級電視女星的寶座。


沒有姓名的新人一舉成名。



過氣港星內地翻紅。



萬年配角的資源直線飛升。



更重要的,也是後來很多爆劇無法做到的—— 長期保值。


即使過了十年,它依舊被反復觀看,解讀,討論。


在明星動輒塌房牽連作品的今天,網友們最怕的就是《甄嬛傳》下架。



其實當年《甄嬛傳》還未播出時,網上罵聲一片,覺得演員太老、太丑。


但《甄嬛傳》的價值是時間賦予的。


大女主劇的成功,又依托于女主塑造的成功。


甄嬛塑造的最大亮點,其實并不在于她最后的勝利,而是她的所作所為是一種真實的成人邏輯。


她的一切行為不再被強行合理化與美化,而是被賦予了悲劇屬性。


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


《甄嬛傳》里,很多人喜歡華妃、皇后、安陵容這樣的反派。


卻真情實感討厭甄嬛這個女主。



是的,《甄嬛傳》成功的點在于, 敢于讓觀眾厭惡主角,共情反派。


很多時候,導演并不掩飾甄嬛的虛偽和不堪。



她最終一步步變成了自己最厭惡的那種人。


在原作升級爽文的基礎上, 故事的內核其實被主創改換了。



這是個包括皇帝在內,每個人的悲劇。


妳說《甄嬛傳》真的有多深刻嗎?


其實,它只是不加掩飾地演出了每個中國人都能切身體會的陰鷙底色。


妳可以帶入到被社會的捶打,自己身邊的辦公室政治。


這,才是大眾在一個時代最為津津樂道的話題。


反之,會是主題先行下人物邏輯的無法自洽。


當年隨著甄嬛熱,雖然也有不少批評聲,但仍沒能阻擋它一路發酵成為一代國民經典。



《甄嬛傳》的幸運在于。


它誕生在了一個野蠻生長的時期,具有意外性。


因未曾想到它所能引發的效應,得到了許多豁免。


也因它引發的效應,成為一種教訓。


不然可以對比它幾年以后的姊妹篇《如懿傳》,經歷了如何漫長的難產才得以面世,上星改網播,網播又下架。


我們愈發珍惜《甄嬛傳》,是因為愈發意識到不會再有《甄嬛傳》。


如果不再有《甄嬛傳》。


別說趙麗穎無法接班孫儷。


孫儷還能做回她自己嗎?


在《甄嬛傳》播出后的十年間,很多劇在試圖重現甄嬛式大女主,卻沒有一部劇敢直面甄嬛這個女主的內核。


因為大女主,也被規定成了一種既定的樣子。


即使是鄭曉龍本人企圖復制《甄嬛傳》的《羋月傳》。


即使是孫儷本人,在《甄嬛傳》之后,接的一直是各種背景下的大女主劇。


古裝,都市,現實主義……卻再沒有一個能達到甄嬛這樣的效果。



因為一猜,就知道她們大體是什麼樣子。


成年人世界里權力的邏輯,知人論世的洞見,成年人不加粉飾的悲劇,還能寫進劇本嗎?


那不如轉向低幼的,人畜無害的情節。


對于趙麗穎來說。


她的事業還會往上走。


但這條路難以通向《甄嬛傳》一樣的飛升。


區別就在于:


現在一部劇也許能收獲熱度、掌聲、好評。


但有哪一部劇,還能讓觀眾喜愛到連續十年不斷重刷?


當電視劇只剩下「好」。


「好」也就變成了一次性的。


沒有了相互矛盾的對立面,作品也就不會有常看常新的角度。


《幸福到萬家》,脫胎于《秋菊打官司》。


一個相似的故事伊始——村婦要告村支書。


但二者的后續走向與主旨內核堪稱背道而馳。


必然,它不會成為一部能引起廣泛共鳴的經典。



《風吹半夏》呢?


用當下的眼光看,它當然還算一部制作認真精良,口碑尚可的國劇。


一方面,《風吹半夏》的確觸及到了幾分市場經濟改革初期的時代脈搏。


但另一方面,它又困在幾種矛盾的力量中:


「帶血的第一桶金」,和積極健康的女企業家;主角的求新求變,和變革中因為「分家不均」被拋棄和遺忘的工人;勵志的創業故事,和不足為外人道的內幕關系……


這些棘手的矛盾,在當下影視劇環境中幾乎是不可解的。


其實和《甄嬛傳》一樣,《風吹半夏》也在某種程度上,改換了原著的內核。


但《風吹半夏》是怎麼改的呢?


原著的名字,叫做 《不得往生》。


許半夏做鋼鐵生意時,發家的第一桶金,是靠故意污染漁民的灘涂換來的。



為了讓漁民只把地租給她,她想出了這個帶血的方法。


因此,當地的老人罵她「不得往生」。


許半夏當時只覺得可笑,顧好今生就行了,誰還管往生?


直到她的好友因為污染患上白血病,她才懷疑是不是報應。


不得往生的意思在于。


許半夏為代表的一代創業人,看似勵志的故事背后,或許帶著悲劇性和原罪。


但到了劇里,女主變得何其無辜。


這損招,是她朋友想出來的。


事后,她又用金錢加倍補償了村民,顯得高尚而正確。


讓毫不知情的她,可以永遠純凈無暇地站在光明下面。


人物的深度與廣度,也就止步于此。



Sir前面說,《甄嬛傳》的幸運在于其生在一個野蠻生長的時候。


有意思的是,《風吹半夏》原本的劇名,也就叫做《野蠻生長》。


只可惜,野蠻與黑暗,都隱在風里了。


所以。


趙麗穎走出了偶像劇大女主的套子,但套子外面,也包裹著另外一個套子。


而趙麗穎和孫儷之間,無法交鋒,也沒有接班。


因為班,早就不是那個班了。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編輯助理:M就是兇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