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央視又一新片,比《狂飆》更猛

黄朔 2023/03/18

在影視圈,你可以永遠相信張譯。

從《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到《雞毛飛上天》。

從《一秒鐘》,《懸崖之上》,再到《萬里歸途》,《滿江紅》。

無論何時,他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不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他都有著劇拋臉的演技。

出道17年,從沒有參加過任何綜藝節目,一直都在踏踏實實的演戲。

誰也沒想到,在《狂飆》之后,居然能看到他的又一部力作。

而且毫無預告,沒有任何宣發,直接空降央視八套黃金檔,劇情更加驚險刺激。

甚至比《狂飆》更猛,更真實,更敢拍——

《他是誰》

看完《狂飆》,不少觀眾都覺得尺度之大,令人瞠目結舌。

動不動就殺人,不是活埋就是攪拌,瘆人。

但講真,在劇情尺度上,《他是誰》絕對不輸《狂飆》甚至還有更強的地方。

原因在于,《他是誰》的劇情合并了兩個轟動全國的大案,一個是白銀連環殺人案,另一個是尚未偵破的南大碎尸案。

第一起案件發生于1988年至2002年,十四年間共有11名女性受害,最小的只有八歲。

第二起發生于1996年,被害人是一名女學生,被兇手殺害后碎烹煮拋灑在城市的多個地方。

而《他是誰》則是結合了兩起案件, 連環殺人、碎尸、蒸煮、拋尸

題材之大膽只是其一,對于本片,最令人期待的還是要數硬件配置。

演員張譯,丁勇岱,趙陽,范雷都是實力派老戲骨,讓人放心。

而導演鮑成志,監制丁黑,更是讓人吃了定心丸,兩人上次合作,還是豆瓣8·5分的《警察榮譽》。

他們都十分擅長拍攝刑偵題材,尤其能夠在自己的電視劇作品當中呈現硬朗的敘事風格。

不得不說,丁黑+張譯,讓人充滿了期待。

廠長一口氣看了四集,真的是不過癮。

不得不說,影片在一開頭就抓住了人的眼球,八年前,1988年,張譯所飾演的衛國平還只是一個新手警察。

初出茅廬的他,光是看見尸體都會引起不適。

他怎麼也不會想到,這起案件的陰影居然會籠罩他的一生 。

這是一起連環殺人案件,死去的均是女性,在雨夜,被[性·侵],身上有刀傷,致命傷口都是割喉。

一時間,人心惶惶,為了抓住兇手,他和好兄弟陳山河在一個雨夜照例去巡邏。

沒想到,真的遇見了罪犯在行兇。

衛國平安撫受傷女子,陳山河前去追捕逃跑的罪犯。

等到衛國平去支援的時候,一切都晚了,他的好兄弟陳山河被兇手直接割喉斃命了。

那一個雨夜,是他一生的噩夢。

八年的時間,對于一個普通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將近3000個日夜,足以讓幼稚的變成熟,年輕的變資深,執著的被淡忘......

但對于衛國平來說,他逐漸變得成熟,穩重,資深,但并沒有淡忘。


那一個雨夜,目睹戰友犧牲,而兇手卻僥幸逃脫,是他心里永久的結。

自此,他活著的目標只有一個,抓住兇手。

連環殺案最大的特點,就是固定。

兇手殺人動機,殺人模式以及殺害對象一般都不會輕易的改變,這是因為連環殺手的殺人行為是為了要滿足心目中一個固定的理想目標的緣故。

在這起1988年的案件中,連環兇手,依舊沒有停止作案。

兩年后的1990年,兇手殺了一名女子。

1992年,兇手再次出現,又殺了一個女孩。

自此之后,兇手再也沒有出現......

直到1996年,熟悉的味道又出現了,只是這次更加殘忍,碎尸,高溫蒸煮,尸塊遍布各個垃圾堆······

看到這些關鍵詞,相信不少人已經想到了南大碎尸案。

該案又稱南京「1·19」碎尸案,刁愛青案,一直被稱為 中國十大懸案之首

懸案的主人公名叫刁愛青,是一個十分內向的女學生,由于當年天眼還未普及,DNA篩查技術也不成熟。

加上受害者刁愛青人際關系并不復雜,嫌疑人排查均未有重大發現。

導致此案調查一度陷入停滯,逐漸成為懸案。

在現實中有一個細節是,這個字跡娟秀的女孩,有時候會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復雜化為「刁愛卿」。

而在該片中,也將這個細節放大化,在整理受害者遺物中發現繡有「艾卿」兩個字的特寫鏡頭。

種種跡象都在指向南大碎尸案·····

在該片中,這到底是是一個獨立案件還是與八八連環殺人案相關,這還是一個謎。

在衛國平看來,這兩起案件極其相似,都是雨夜,都是女性,都是割喉。

而碎尸,對他而言,是時過境遷,犯人殺人手法的升級。

這是一個大膽的猜測,也是他對案件的執念。

有人說,他太過于執著于八八案了,可殊不知,在現實中,這兩起真實案件對于警察來講有多難偵破。


「白銀連環殺人案」,在未告破前,被奉為建國后十大懸案之一,整整歷經28年方才破案。

而「南大碎尸案」至今已經過去了26年,依然是謎,破案之路依然漫漫。

有不少觀眾甚至覺得本片是中國版《殺人回憶》。

是,直到現在,兇手依舊還在逍遙法外,而衛國平則正是那個在下水道凝望兇手的人。

對于本片,廠長也不敢揣測結局會怎樣更改。

但唯一敢確定的就是,衛國平會一直不放棄的追查真相,抓住兇手。

曾經廠長看到過一位老刑警寫過的一篇文章《難以釋懷》。

他在文中寫道:

「也許直到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我的兄弟們給冤魂一個交代,為冤魂輕輕合上睜著的眼睛。

這個時候,對于像我和我大案隊的兄弟們,這些曾經把案子與個人生涯聯系起來的人,才能真正釋懷。」

而對衛國平而言,可能也只有抓到兇手那天,才能真正放下對好兄弟的愧疚。

他也才能真正釋懷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