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歲出道和梁朝偉合拍《俠客行》,「翻版李嘉欣」鄭艷麗直言:曾被兩個男助理按住「全脫出鏡」,如今豪門夢碎零落成泥

黄朔 2022/10/26 檢舉 我要評論

2002年,29歲的陳寶蓮從24樓一躍而下,留下剛滿月的孩子和一份遺書。

遺書里面寫道:「媽咪,請替我打電話給少爺,告訴他,寶蓮去了,要好好保重身體,寶蓮永遠愛著他。」

遺書中提到的少爺就是黃任中,他人丑錢多,一生造孽無數。

除了陳寶蓮,還有一位絕世美人,也差點為他輕生。

這個美人就是鄭艷麗,她的人生同樣充滿悲劇,命運更加的崎嶇坎坷。

1972年,鄭艷麗出生在香港的一個普通家庭,

雖然出身普通,但中英混血的鄭艷麗長得可不普通,

靠著美貌得到了命運的眷顧,但這些眷顧早已明碼標價。

盡管有著一個如此貌美的孩子,但父母之間的感情一直不和,

他們時常在家里爭吵,鄭艷麗不喜歡呆在家里,經常在大街上閑逛。

似乎只有離開那個滿是怨恨的家,自己的靈魂才能得以解放。

沒想到在街上亂晃的鄭艷麗,很快被TVB的星探發現。

TVB的高層見到鄭艷麗之后「驚為天人」,防止其他公司搶人,很快就和鄭艷麗簽約。

17歲的鄭艷麗非常迷茫,其實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做什麼?

讀書對自己來說就是一種折磨,如今可以做明星,沒有理由拒絕。

誰能想到這樣的選擇,讓她之后的人生籠罩上了悲劇的陰霾。

當時TVB非常看好鄭艷麗,她的第一部作品《俠客行》就和梁朝偉合作。

而且這次合作還是梁朝偉主動提出的,當鄭艷麗出場時,一襲淡藍衣衫不知道驚艷了多少人。

之后她的事業也是一路綠燈,不僅和TVB的一哥一姐拍戲,

而且還拍很多大牌產品的廣告,一時間風光無限,被觀眾們稱為「翻版李嘉欣」。

然而,她卻沒有李嘉欣那樣幸運,不愛讀書的鄭艷麗開始嘗到了苦果。

《俠客行》是鄭艷麗事業的開端,卻也成為了她事業的巔峰。

隨后她也拍攝了多部影視劇里,但沒有演技,始終不溫不火。

娛樂圈很殘忍,如果你不能創造價值,

那麼就會被當作棋子一樣無情地拋棄,盡管你曾經輝煌過。

「如果我沒有嘗過眾星捧月的滋味,那我從云端墜落也不會失落。」

鄭艷麗不甘心就此沒落,她不甘心自己剛剛開始的事業就此隕落,

懂得了紙醉金迷的快樂,又怎麼愿意回歸平凡呢?

但好的資源沒人給,好的角色沒人邀,這就是現實。

原本鄭艷麗都放棄了,但她看見一些女星靠著風月片大紅大紫,她心動了。

其實一開始鄭艷麗想得還是太簡單,她覺得風月片不過是少穿幾件衣服罷了,

到國外沙灘游泳也是上身不穿衣服的,所以她將風月片想得太簡單了。

鄭艷麗像是抓住了命運的稻草,她想就脫一次,

自己年輕又貌美,只要自己紅了,就可以擺脫這一切。

果然不出她所料,在脫了衣服之后,她的確小火了一段時間。

但很快她就發現,風月片這個行業暗無天日。

當時香港的風月片幾乎都被黑道壟斷,很多女明星都是被迫的,

如果她們不拍的話,就會有生命的危險,所以光鮮都是表象。

而且在拍戲的時候,還會有男藝人占她的便宜,

鄭艷麗試圖反抗,但卻被導演指責不敬業。

而且這個行業就是一個火坑,一旦踏進去就再無出來的可能。

1994年,是鄭艷麗事業的黑暗期,當時她正在拍攝《借種》,

原本劇本里只需要她半脫上身出鏡,但到了現場之后,

導演為了增加電影的賣點和噱頭,臨時要求她全脫出鏡。

鄭艷麗馬上拒絕了導演的要求,但導演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于是叫來了自己的兩個男性助理,將她按在地上強行拍攝。

觀眾們都知道鄭艷麗的身材火辣,但鮮少有人知道她到底經歷了什麼?

她被男演員欺負,她被工作人員嘲笑,甚至在一場戲里,她被迫假戲真做,

但當時的她只是一個小演員,誰會在乎她?

她不敢聲張,只好將這些事埋藏在心里。

直到很多年之后,她回想起那天的屈辱,淚水還是會不自覺地流下來,

那是她被羞辱的一天,她心里很清楚,這一切的悲劇都源自當初無知的選擇。

那一年,鄭艷麗靠著《借種》火了,但從此之后她就被釘在了「風月片」的恥辱柱上。

從此再也沒有什麼正經影片找到她,來找她的都是一些風月片。

這和她早期想得完全不一樣,她想著退出,但是因為她沒有什麼收入,

連生存下去都很困難,所以迫不得,拍了更多的風月片,戲路越走越窄。

人生很多時候,沒有那麼多的捷徑可走,

當初的鄭艷麗忍耐不了人生暫時的落寞,走上了這麼一條不歸路。

如果當初她可以精進自己的演技,成為一名合格的演員,

天無絕人之路,機會總會有的。

可人生沒有重來,她人生的悲劇都源于自己的無知。

而就在事業陷入低谷之時,鄭艷麗卻遇到了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在《借種》播出后,鄭艷麗收獲了很多富商的追求,

其中就包括「台灣三大丑男」之一的黃任中。

黃任中是誰?他是當時台灣赫赫有名的富商。

黃任中為了追求鄭艷麗,不僅給她買車買房,

而且邀請她來台灣發展,一開始鄭艷麗非常抗拒。

因為她覺得自己如此貌美,可黃任中又老又丑,而且妻妾成群。

所以她并沒有答應黃任中。

可隨著香港風月片市場低落,鄭艷麗徹底走投無路,

此時黃任中又出現在了她的身邊,用甜言蜜語輕松拿下了鄭艷麗。

走投無路時,只要有一點光芒,就會讓鄭艷麗趨之若鶩。

之前黃任中身邊的紅人是陳寶蓮,但很快她就頂替了陳寶蓮的位置。

每次黃任中請賓客,身邊坐的總是鄭艷麗,

逢年過節黃任中喜歡給女人包紅包,每次鄭艷麗總能得到最大最厚的那一個。

黃任中對鄭艷麗真的很好,聽到鄭艷麗的母親在台北做廚師,

馬上請過來到豪宅里,并為她安排了工作,這些細節都讓鄭艷麗感動。

感動到她快要忘了,黃任中是一個情場浪子,

他的溫柔并不只是給自己一人,幸福的日子總是短暫的,黃任中的溫柔也總是短暫的。

當時陳寶蓮不斷尋求與黃任中復合,她看得出來黃任中的動搖,

但也看得出來他的心狠,陳寶蓮去世之后,黃任中很難過,

但難過了沒一會,他又投入其他女人的懷抱。

這讓鄭艷麗幡然醒悟,她不會像陳寶蓮那樣陷得深。

好在黃任中一向對女人大方,鄭艷麗當時的生活也算衣食無憂,

比之前的走投無路,已經好太多了,所以她對當時的生活也很滿意。

但后來黃任中生意失敗,他的商業帝國瞬間崩塌。

2004年,黃任中病逝,鄭艷麗的好日子也到頭了。

黃任中死后,他的遺產被劃分成了很多份,分給了他的妻、妾、干女兒。

而他生前最喜歡的女人鄭艷麗,似乎沒有分到多少。

離開了黃任中,意味鄭艷麗要重新回到人生的沼澤。

當后來有人問及她和黃任中的感情時,

她對這位「少爺」沒有一絲的詆毀之意,言語間都是感謝。

不論黃任中如何花心,不論他如何多情,

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對自己的每一位情人都很好,用自己的溫柔,治愈了很多女人心中的傷痕。

黃任中離開之后,鄭艷麗也沒有呆在台灣,她回到了香港,想要找一份工作。

可沒有人看得起她,覺得她品行不端,

鄭艷麗明白是外人不了解自己,她心中雖然有氣,但也能夠理解,真正讓她陷入絕望的是她的母親。

母親的眼神里面都是厭惡,沒有一絲的愛意,那一刻鄭艷麗崩潰了。

至親之人的厭惡讓她痛苦不堪,在多方面的壓力之下,

鄭艷麗喪失了活下去的動力,她想要跟隨著自己的少爺一同離開。

那天她站在窗子前很久,想要從高處一躍而下,這樣一切問題都會解決了。

但一瞬間鄭艷麗又醒悟了,如果自己死了,那就是逃避,就是懦夫。

于是她重拾生活的斗志,開始重新生活,

這一次她不顧外界的眼光,重新開始工作,但鄭艷麗已經不再年輕,

她沒有能力,也沒有辦法爭奪資源,她已經被娛樂圈徹底拋棄了。

靠著手上的一點積蓄,鄭艷麗開始做點小生意,

但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時間不長,就賠的血本無歸。

為了生存,她只能去和母親住最廉價的出租屋,到處找工作。

但她什麼都不會,在工作簡歷上是一片空白,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公司需要呢?

接連碰壁之后,鄭艷麗跑到酒吧唱歌,面對亂哄哄的酒吧,

穿著俗艷的劣質吊帶緊身衣,一首接一首唱歌。

她心想在:「有一份工作就好,自己不嫌棄的。」

在酒吧她一次又一次的被「羞辱」,甚至有人要把她趕下台,為了生活她忍了。

可更過分的還在后面,有人想要趁機灌醉她,行不軌之事,她發現了之后,馬上倉皇而逃,

她不愿意再次失去僅有的尊嚴,所以她放棄了這份工作。

那幾年,鄭艷麗一直在找工作,但一直都是碰壁的狀態,

沒有人同情她,也不會有人像黃任中一樣來救贖她。

但她從來沒有因為挫折而放棄,她又找了很多工作,

刷盤子,做清潔工,她什麼都愿意做,什麼苦都愿意吃。

后來,鄭艷麗終于在麥當勞找到了工作,

雖然工作很辛苦,但她知道這次工作的來之不易,所以她勤勤懇懇地工作。

而且她完成得相當出色,得到了很多同事的認可,

但也有很多人見她如此能干,所以將工作都推給了她,

但她還是什麼都沒有說,任勞任怨地將這些工作完成。

只要一直努力生活,就會遇到好運。

2019年,47歲的鄭艷麗在好友的幫助下,經濟條件已經有所好轉,

而且在中越兩國,成立了自己的奶茶店,開始代理一些飲品,

雖然不似之前那樣富裕,但至少不用為了生存發愁。

鄭艷麗的人生真的非常曲折,17歲的她踏入娛樂圈驚艷眾人,

可當時她太年輕了,耐不住寂寞。

劍走偏鋒地走上了一條不歸之路,這條路成了她一輩子的恥辱,

但在最絕望的時候,遇到了自己最愛的人——黃任中。

這種愛可能都不能稱之為愛情,因為它被世人所不恥,

但不論如何鄭艷麗都是真心感謝自己的少爺,

感謝她將自己從深淵救贖,感謝他對自己那麼好。

她愛他,但是她更愛自己。

她沒有像陳寶蓮那樣陷得深,及時止損的她決定重新開始。

盡管這條路荊棘遍野,盡管這條路荒無人煙,

但此時的鄭艷麗不會像年輕時那樣沖動,不會像年輕時那樣浮躁。

雖然沒能成為大家眼中的「李嘉欣」,但她活成了自己心中的鄭艷麗。

每個人都會犯錯,但當你面對自己慘淡的人生時,你是否有重新再來一次的勇氣?

前半生鄭艷麗用一手的好牌打得稀爛,但后半生她絕處逢生。

既然一切都已經成為過去,那就學會重新開始吧。

希望以后的日子她都能像向日葵那樣,始終向著太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