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的老電影,香港票房慘敗,內地轟動一時,大師級暴力美學

黄朔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1985年,香港武俠片導演張徹受邀來內地,拍攝了《 大上海1937》。

這部電影上映后在內地轟動一時,成為1987年最賣座的國產電影。

此后張徹的導演事業迎來轉機。

他開始游走于內地的各大制片廠,以合拍片的形式主攻內地市場。

張徹在內地的第二部作品,是與峨眉電影廠合作拍攝的《過江龍》。

該片又名《武生決》,由《大上海1937》的原班人馬出演,上映后同樣轟動一時,尤其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導演張徹的暴力美學,電影結尾主角在鞭炮作坊上演慘烈廝殺,堪稱經典一幕。

本期「 被遺忘的國產片」,就來聊聊這部經典電影——

《過江龍》

Cross the River

1936年,正值軍閥割據的黑暗歲月。

川軍師長劉紹基大壽,邀請各路戲班前來祝壽表演。

從北方入川唱戲的武生 穆小樓所在的京劇班,也收到了劉府的邀請。

與此同時,當地的川劇班永慶班,應邀來劉府唱堂會。

川劇班內有一位年輕女花旦名叫 花云舫,是西南地區有名的川劇名旦。

劉師長為人貪花好色,垂涎起花云舫的美貌。

當晚川劇班表演結束以后,劉師長來到后台,假惺惺地表示,自己是川劇資深票友,從小熱愛梨園藝術,因此有意成立一家戲曲改良公會,約花云舫一起商談公會籌辦事宜,趁機邀請她登門詳談。

雖然劉師長的借口冠冕堂皇,可他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花云舫看出對方不懷好意,因此婉拒了劉師長的邀請。

劉師長碰了軟釘子,有心想要發飆,但是考慮到戲班人多眼雜,而且在女花旦花云舫身邊,還有一位武藝高強的川劇武生 曹玉昆,劉師長不想將事情鬧大,只好悻悻離開。

卻沒想到,心懷歹意的劉師長不肯放過花云舫,由此引出了一場慘烈悲壯的復仇殺戮。

川劇班的曹玉昆與花云舫,兩人青梅竹馬,是公認的郎才女貌的一對。

曹玉昆為人開朗豁達,性格豪爽仗義,最愛結交朋友。

穆小樓所在的京劇班來到成都之后,經常和川劇班的弟子同台唱戲,穆小樓過人的身手本領,引起了曹玉昆的好奇與關注,逐漸成了意趣相投的朋友。

穆小樓在外人面前總是表現得不近人情的樣子,唯獨對待花云舫的態度有些不尋常。

這天,穆小樓跟著曹玉昆等朋友一起出城游玩,結果遇到了劉師長手下的心腹爪牙副官沈桂生,竟然想要當街調戲一名良家婦女。

穆小樓路見不平,憤而出手阻攔,因此與沈桂生發生了沖突。

沈桂生在武藝高強的穆小樓面前吃了虧,當即拔槍對準了穆小樓。

一旁的曹玉昆見狀,一腳踢掉沈桂生手里的槍,雙方因此結下仇怨。

恰好劉師長自從上次堂會之后,一直想要霸占花云舫。

他劉師長通過川劇班的班主賈三連,送來一份請帖給花云舫,邀請她登門作客,商談戲曲改良公會的事情,賈三連畏懼劉師長的權勢,因此一直勸說花云舫答應赴宴。

曹玉昆得知此事后,決定跟隨花云舫一起赴宴。

宴席結束以后,劉師長本想單獨留下花云舫。

結果曹玉昆堅持要陪著花云舫一起,還主動拉著劉師長一起,商議自己對戲曲改良工會籌建的具體想法,讓劉師長的險惡用心難以得逞。

劉師長接二連三碰了釘子,讓他內心越發想要得到美艷的花云舫。

這讓劉師長將曹玉昆視為眼中釘,副官沈桂生明白劉師長的心思,當即替他出謀劃策,打算除掉曹玉昆。

狡猾的沈桂生悄悄收買了川劇班的班主賈三連和戲班的武丑丁春華,三人定下一條毒計。

當天晚上,趁著曹玉昆上台表演的機會,班主賈三連悄悄來到后台,將丁春華戲中用的道具,換成了一枚真正的鐵鏢。

等丁春華上台以后,趁著台上與曹玉昆一起演戲的機會,假戲真做當場刺殺了曹玉昆。

梨園發生了命案后,當地警察局的局長早就收到了沈桂生的指示,他以查案為名,將花云舫帶到警局做詢問。

認為兇手是花云舫的奸夫,為了爭風吃醋而殺人,并威逼花云舫交代兇手身份。

沈桂生自導自演這場陰謀,目的是要將花云舫逼得走投無路,最終答應嫁給劉師長做姨太太。

然而在花云舫落難之際,京劇班的穆小樓卻始終選擇陪在她身邊,每天守護陪伴著她。

沈桂生得知穆小樓陪在花云舫身邊后,暗中吩咐警察局,以「奸夫」的罪名逮捕了穆小樓,并吩咐手下嚴刑拷打,想要屈打成招。

被囚禁的穆小樓身處絕境中,想起了曹玉昆在戲台上的慘死,軍閥劉師長的殘暴惡行。穆小樓越想越悲憤,讓他心中燃起熊熊怒火。

花云舫為救穆小樓脫困,終于答應嫁給劉師長做姨太太。

穆小樓不愿心愛之人受辱來保護自己,于是私下和戲班好友羅俊臣、吳幼林商議,打算暗中幫助花云舫逃走,等到京劇班表演結束離開四川的時候,將花云舫悄悄送上船。

花云舫得知穆小樓的計劃,擔心會連累他,一直不肯答應。

穆小樓卻告訴她,自己已經想出了一條金蟬脫殼之計。

當天晚上,她來到劉府赴宴,并答應下嫁給劉師長,但卻提出,想要在成親之前演一場「封箱戲」,并計劃在這場演出中,親自反串出演青蛇。

劉師長以為花云舫已經服軟,因此答應了對方表演「封箱戲」的請求。

這場表演設在十天之后,正是京劇班在成都最后一天表演的日子。

穆小樓換上戲裝,悄悄頂替變臉后的花云舫上了台,結果被附近的丁春華和賈三連看出破綻,兩人當即上台想要戳穿穆小樓。

千鈞一發之際,穆小樓不再猶豫,悄悄從懷中掏出兩柄尖刀。

他以刀代鏢甩手朝台下射出,看台上的劉師長毫無防備,被飛刀穿胸當場斃命。

一時間戲園大亂,副官沈桂生和日本忍者立刻開槍,然而穆小樓卻利用人群做掩護逃出了戲園。

這時,川劇班的叛徒丁春華追了過來,穆小樓一心為好友曹玉昆報仇,躲在暗處突然發難,隨手撿起一根木棍,將丁春華當場打死。

與此同時,羅俊臣和吳幼林將花云舫帶到京劇班后,擔心好友穆小樓的安危,兩人悄悄離開了戲班,闖進了城內的一處賭場鬧事,借此吸引沈桂生手下侍衛的注意。

就在這時,劉師長手下的兩名日本忍者竹協和高倉發現了穆小樓,穆小樓開槍射中了高倉,卻沒想到,對方在垂死掙扎之際,竟然用手上戴著的鐵爪,割傷了穆小樓的腹部。

受傷穆小樓用衣服勒住身上的傷口,穆小樓誤打誤撞來到了附近一座爆竹作坊。

沈桂生的追兵跟著闖進作坊內,躲在房間內的穆小樓用作坊內的煙花爆竹做武器,讓沈桂生等人無法近身。

一場慘烈廝殺過后,穆小樓用油燈點燃了附近的爆竹,讓沈桂生命喪于爆竹煙火當中。

然而正當穆小樓跳出屋頂準備突圍的時候,埋伏在作坊四周的軍警亂槍齊發,穆小樓最終還是倒在了血泊之中。

洶涌奔騰的江水急流中,一葉小舟載著花云舫等人起伏沉落,眾人艱難地駛向前方。

電影的故事到此結束。

《過江龍》是香港武俠大導演張徹,晚年在內地拍攝的第二部電影。

由于《大上海1937》在內地上映以后,拿下了年度最賣座電影,令張徹的導演事業在內地迎來了轉機,次年他和峨眉電影廠合作,拍攝了這部《過江龍》。

電影原名叫做《過江》,上映時更名為《過江龍》,也叫做《武生決》。

張徹晚年在內地的作品,基本都是將自己的舊作翻拍,《過江龍》可以說是張徹炒冷飯之作的代表。影片的故事框架脫胎于,張徹在台灣時期的作品《喜神報仇》,而這部電影又是脫胎于他在七十年代的名作《報仇》。

從全片的劇情設計來看,《過江龍》更像《喜神報仇》,只不過后者是一部帶有恐怖靈異元素的功夫片,講述了軍閥譚司令因為垂涎戲班花旦花玉容的美貌,設計害死了花玉容的師兄白玉樓,不料白玉樓死后化為鬼魂,在戲班武生蕭元慶和戲班信奉的喜神幫助下,完成復仇的故事。

從兩部電影幾乎如出一轍的情節設計來看,《過江龍》基本上就是,一部去除靈異元素的《喜神報仇》翻拍。

此外,也有一些評論認為,《過江龍》的故事,同時借鑒了峨影廠在1982年出品的電影《梨園傳奇》,該片同樣講述了一位川劇花旦花想容的丈夫,遭到惡霸迫害致死,最終引來戲班大師兄替好友復仇的故事。

因為是與峨影廠合拍,張徹便把故事背景放在了成都,故事中出現了大量成都的風物景色和川劇戲曲元素,同時又加入了張徹熱衷的京劇元素,穆小樓的這條人物線,要比《喜神報仇》中蕭元慶半路卷入復仇故事,刻畫地更加詳細合理。

張徹最愛的男性情誼表達,也在本片中有鮮明地體現,電影前半段,曹玉昆、穆小樓等人一起結伴游玩的情節,是張徹在內地拍攝的幾部電影中,少有的歡脫輕松的橋段。

還有影片開頭羅文演唱的歌曲氣勢豪邁、曲調優美,如同江水一般綿延不絕,給觀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演員方面,董志華在《大上海1937》中為徐小健做配角,到了《過江龍》中,兩人主配調換,董志華成了第一男主角,角色形象塑造上,延續了小刀楊藩的孤高冷傲的游俠人設。

根據張徹晚年的說法:他在內地所收的弟子中,最喜愛的就是董志華。因為覺得對方身上有一股疏離而沉默的氣質,這是張徹電影中高手大俠必備的氣場。

而徐小健飾演的曹玉昆豁達風趣天真無邪,這樣的樂觀型角色,在張徹電影中往往會以悲劇收場。

女主角孫懿雯也是《大上海1937》中的女主角王月英,和前作一樣的設定,依舊是兩位主人公甘愿為她赴死。

此外,張徹第六代弟子中的杜玉明、穆立新,賈永泉、駱煥友都在電影中有較多戲份,成為張徹之后幾部內地電影的固定班底。

因為《大上海1937》在內地的轟動,令張徹的這部《過江龍》上映后,同樣得到了很高的關注度,在1988年發行拷貝316個。

根據《峨影廠廠志》記載,電影的成本88萬元,最終實現盈利達116萬元,是峨影廠當年盈利率最高的三部電影之一。

但對于導演張徹來說,這部電影在內地上映后,他只分到了四萬元人民幣的收益,至于電影在香港的票房,卻和《大上海1937》一樣,慘到可以忽略不計,也因此張徹這次純熟賠本賺吆喝。

不肯放棄的張徹繼續和內地制片廠合作,可推出的電影卻是一部不如一部。

張徹在創意上的枯竭逐漸顯露出來,粗糙簡陋的故事畫風,直接粗暴的橋段設計,缺乏邏輯的沖突轉折,出戲感十足的服裝道具,落后于同期港片的武打設計,讓張徹電影進入九十年代后開始逐漸被市場淘汰。

只是張徹本人仍舊壯心不已,直到晚年還在積極尋找拍片機會。

在張徹人生最后幾年,其中一項拍攝計劃,便是請劉德華出演,重拍新版《報仇》。

當時劉德華正好來內地,跟隨「川劇變臉大師」彭登懷拜師,學習變臉技藝。

張徹便計劃將故事背景由京劇改為川劇,以變臉為題材,由劉德華擔任主角,只是最后電影還是沒能拍出來,成為張徹晚年的一樁遺憾。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