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筆下第一英雄,25年后依然屬于黃日華,張紀中卻放話:97版只看了幾集,和原著比差遠了!

黄朔 2022/11/17 檢舉 我要評論

2003年12月11日,張紀中版《天龍八部》上線,收視十分理想,記者采訪張紀中:「97版《天龍八部》和您拍的哪個更好?」

面對鏡頭,張紀中一臉不屑地說:「當然是我的好,97版只看了幾集,黃日華不夠剛烈、造型也丑,和原著差遠了!」

19年一晃而過,這套張紀中先生口中「和原著差遠了」的武俠劇在網上被人們反復提起,黃日華自帶BGM的降龍十八掌成了一個時代的經典。

在武俠劇評分中,這一版《天龍八部》以9.0分和陳小春版《鹿鼎記》并列第二,僅次于古天樂、李若彤主演的《神雕俠侶》,三部劇的導演,都是從TVB退休前拍出《巾幗梟雄》的李添勝。

張紀中版則是8.5分。

無論怎麼比,97版《天龍八部》都是許多人心目中最好的武俠劇,是對金庸原本改編最為成功的作品之一。

而對這個版本的喬峰,網友向來不吝贊美:「黃日華之后再無喬峰。」「誰能拒絕那個自帶BGM的男人呢?!」

完全可以說,喬峰,就是金庸筆下的第一英雄,而李添勝拍攝的這版《天龍八部》就是華語武俠劇的巔峰。

后來張紀中的內地武俠大劇和它相比,雖然贏了風景贏了制作,但少了一份武俠氣韻。

再后來的各路翻拍劇和它相比,雖然贏了流量,但丟了俠氣,越播觀眾越失望,直到幾乎輸光了武俠劇的底子。

如今25年過去了,回看97版《天龍八部》,它的四大特點足以使它載入華語電視劇史冊。

第一,97版《天龍八部》是第一部港式武俠劇的集大成作品。

1997年7月28日《天龍八部》在TVB首播,收視大爆33點,黃日華成為無線首屆視帝評選的熱門人選,穿著喬峰的服裝參加了頒獎禮,可惜最終敗給羅嘉良。

這部經典武俠劇引進時,內地衛視台剛剛崛起,《天龍八部》成為眾多衛視台爭奪收視的試金石,曾經34家省級電視台(其中19家是衛星電視台)幾乎同一時間播放《天龍八部》,創電視史先河。

在這部劇之前,武俠劇要麼像《甘十九妹》一樣,是充滿了奇情和言情的古裝劇;要麼像TVB80年代的那波武俠劇一樣,是靠曲折的故事和人物引人入勝,但制作相對粗糙。

而97版《天龍八部》是建立在TVB多年豐富的武俠劇制作經驗基礎之上的,李添勝已經拍過94年張智霖版本的《射雕英雄傳》、95年古天樂、古天樂版本的《神雕俠侶》、96年呂頌賢版本的《笑傲江湖》。

我們經常說TVB劇如何如何,實際上TVB劇是由許多天才橫溢的創作人打造出來的,各個類型都有頂梁柱式的天才創作人,比如韋家輝、戚其義的家族劇,戚其義的宮斗劇,梅小青的古裝喜劇等等,一個創作人離開,這個類型就下滑。

而李添勝無疑就是在TVB武俠劇的掃地僧。

他的敘事和影像風格既是典型的「TVB武俠劇美學」,也成就了「TVB武俠劇美學」。

可以代表當時TVB甚至是華語武俠劇的最高水準,所以說《天龍八部》就像一面鏡子,折射TVB武俠劇的所有優點。

首先是情節上,無論原著還是1982年的梁家仁、黃日華版,故事都是以段譽為核心展開的,但在李添勝手中,核心主角變成了喬峰。

喬峰的故事是一出悲劇,其中不乏殘忍的陷害情節,而無線劇面向家庭觀眾,所以劇集沒有刻意渲染殘忍劇情,但情節點和重場戲在整個劇集中出現的位置恰到好處,為全劇營造出多個精彩看點。

李添勝采用了大量的變焦鏡頭和虛焦的處理,幫觀眾一眼認出來需要關注的點,雖然回頭看有點假,但放在「TVB武俠劇美學」這個整體中一氣呵成看下去,卻無比妥帖。

當年張紀中劇組為了最大程度還原書中的「金庸武俠世界」,斥資1.1億,打造了占地面積700余畝的云南大理影視城,劇中的場景大部分都是實地取景拍攝,其中曼陀山莊、大理鎮南王府、西夏王宮等重要場景,都在大手筆之下得以一一重現。

李添勝置景的預算不到張紀中的二十分之一,但好鋼用在了刀刃上。

同一個場景,桌椅一擺是茶樓,搬開了是客棧,擺個帷幕就是王府。一匹瘦馬加十幾個人,舉個棋子就敢說攻宋大軍。

但李添勝把極其有限的預算都用在了打斗場景的特效上。

劇中的功夫,很多都經過了特技處理,化無形為有形,六脈神劍,凌波微步,擒龍功,降龍十八掌,天山折梅手,小無相功都成為一代觀眾的美好回憶。

預算少不代表拍攝馬虎。第一集開場丐幫去西夏行刺后撤退,喬峰來營救眾人,一人大戰慕容復+四大惡人的戲,雖說只有十分鐘左右,卻拍了四十天。

一群演員天天騎馬、吊鋼絲。

雖然預算不夠,但黃日華版的喬峰眉宇間英氣十足,打出降龍十八掌功架十足,滿滿「大俠」范,實力呈現了「把五毛特效「打出震撼特效的硬實力。

陳浩民扮演的段譽的凌波微步更離譜,連特效都省了,直接靠演員演技配合攝影完成。

但這些「特效光波」+影像魔法,卻偷偷地包攬了我們的美好記憶,20多年后回頭看依然氣勢十足。

因為李添勝+郭追的動作設計精彩啊!

動作流暢,音效到點,每場動作戲的細節設計, 都緊扣劇情和人物武功設定,快速推進的比劃和鏡頭營造的緊張氣氛十足。

喬峰對決慕容復,和對決鳩摩智的動作場景絕不重復。第一次對決慕容復,和最后暴揍慕容復的場景絕不雷同。

反觀如今的武俠劇,頂級高手的武學終極展現形式都是慢鏡頭轉圈圈+萬劍歸宗,可是這種炫技式動作特效根本留不住觀眾,反而想問武打動作設計,這是什麼武功?我看不出他們在攻擊誰在防御啊?

李添勝的武俠劇音樂運用也是一大特色,大量風格強烈的音樂,配合動作場面的變化,悲壯、生猛、激烈、歡悅等不一而足。

尤其喬峰每次使出「降龍十八掌」,聽配樂觀眾已經熱血沸騰,配上黃日華的演技和光波特效,當然讓觀眾意猶未盡。

而且場景雖然簡單,港產武俠的情節和台詞內核卻不簡單。

比如喬峰被陷害這一段,從武林高手接連被害,喬峰調查真相,到后來被馬夫人陷害,懸疑性和連貫性十足,危機四伏中又讓觀眾氣得咬牙切齒,恨不得沖進屏幕暴打反派。

這就是武俠劇的敘事藝術啊。

反觀許多當下的武俠劇,除了注水和無聊,就是想辦法發糖,根本沒有感受到武林的兇險,一群人穿著古裝弄什麼呢?

97版《天龍八部》45集,但觀感比40集的張紀中版更緊湊,沒有一集是浪費的。

最終,港味武俠窮盡所有,立住了一個個鮮活的角色,讓角色與故事相連,給觀眾打開了一扇窗,讓我們對金庸的武俠江湖有了第一次清晰的認識。大多數角色的形象和演繹,也是無懸念勝出。

之后的翻拍版本投資越來越大,明星越來越多,但卻缺少了97版的港味和江湖氣息,也淡化了那份令人著迷的武俠人文氣質,當然不好看了。

第二,97版《天龍八部》完美塑造了金庸筆下的第一英雄——喬峰。

這段日子,好萊塢的漫威、DC超級英雄大戰忽然風云再起。

這邊漫威請回了小羅伯特唐尼出演鋼鐵俠,據說會出現在《復聯6》中,而DC新片《黑亞當》的彩蛋中,又出現了亨利·卡維爾版超人。

超級英雄依然是好萊塢的制勝法寶,但要說到上天入地的英雄,什麼時候輪得到好萊塢?

好萊塢這些漫畫里的超級英雄,不是靠意外獲得超能力就是能力來自外星。

我們的功夫英雄卻是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武學修為靠勤學苦練,凌空而行靠的不是飛行器,是凌波微步。震天動地靠的不是雷神之錘,是降龍十八掌。

他們有個共同的名字,叫大俠。如果像漫威宇宙一樣,從金庸武俠世界中,找尋一位大俠,去統領群雄,對抗邪惡,該選誰呢?

我想這個答案一定只能是他——金庸筆下的第一英雄,喬峰。

這些年鍾漢良、楊佑寧等明星都演過這個大俠,但唯二出現在網友心中的,應該是胡軍和黃日華,到底哪版更好,可謂是聚說紛紜,爭論不休。

從外形條件看,黃日華不但遠遠不如胡軍接近原著中的形象,甚至站在當時拍攝的角度,根本不該選他演喬峰。

要知道黃日華此前最深入人心的熒屏形象是1983版《射雕英雄傳》中的郭靖,還在1982版的《天龍八部》中演過虛竹,他本人也像郭靖一樣正直、憨厚,就算算上他在TVB其他如《義不容情》之類的時裝戲,他的戲路也主要集中在沉穩樸實的角色類型上,和喬峰的豪氣干云、義薄云天的形象差別明顯。

而且他個子也不夠,所以才用頂帽子作為彌補。

而胡軍呢,本人就粗獷、豪放,有「北方男人」的味道。

但李添勝選角不是開玩笑的,古天樂的楊過是他選的,陳小春版韋小寶是他選的,李若彤版小龍女是他選的,江華版金蛇郎君是他選的,你看黃日華不合適,可李添勝覺得非他莫屬,第一個定下的角色,就是他。

結果如何呢?

胡軍的確演出了喬峰高大威猛、直率莽撞、沖動易怒的個性,他的演技完全可以打100分。

但黃日華版的喬峰,值一個120分。

黃日華詮釋的喬峰的確少了一些莽氣,但豪情不減,更多了一份仁字。

他在丐幫、家國的矛盾中糾結輾轉,在喬峰和蕭峰的身份間選擇,既沒辦法選擇自己的民族和身世,也沒法解決宋遼矛盾,面對這樣的壓力,這樣的困境,這樣的進退兩難,黃日華版喬峰是怎麼做的呢?

在聚賢莊,他被半個武林圍攻,以一人戰天下武林,想到的和天下英雄喝酒。

對無恥小人,他說的是:今日喬峰和天下英雄喝此斷義酒,乃是將往日恩怨一筆勾銷,我跟你有什麼交情?你也配跟我喝?

在少林,他獨戰武林頂級高手,說的是:慕容公子,莊幫主,丁老怪,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看到慕容復偷襲段譽,他痛斥說:我蕭峰堂堂男子漢,居然和你這種卑鄙小人齊名,簡直是天大的恥辱。

你看,一個被逼得無路可走的大英雄,一個孤立無援的大俠,每一句話,每一個舉動,依然是豪氣蓋天。

黃日華的原聲台詞和配音版本都氣勢如虹,英氣勃發。既陽剛,又坦蕩。

這不是大俠,什麼是大俠?

但喬峰不止是大俠,還是悲劇英雄。

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都是寫英雄的崛起,成長,唯有《天龍八部》,寫的是英雄的落幕。

喬峰可能集中了所有悲劇的精華,而黃日華在每個關鍵段落中都將悲情演到了極致。

因為誤會親手殺死自己最愛的阿朱那場戲,你能感受到那種心境慘淡,況味悲涼,黃日華整個表演傳遞給人一種難以言說的無奈、苦痛,宿命。

雁門關,是喬峰確認自己的契丹身份之處,是他大結局的自盡之所,也是令角色完美升華的地方。

在大結局之前,觀眾愛他,敬他,服他,因為他既有深情的小愛,又有國家的大愛,是真正的英雄,但大結局之后,觀眾看到了角色身上西西弗斯的宿命感。

一個真正的大俠, 一生光明磊落,最后拼死換來宋遼暫時的和平,卻恩義兩難全,唯有以死謝天下。

這是角色最悲劇的一幕,也是這個角色最迷人的一面。

而角色魅力和黃日華的精湛表演相得益彰,才鑄造了經典,使觀眾念念不忘。

金庸先生以歷史入武俠,又以武俠鑄史,這是何等的眼界,何等的氣魄,何等的格局,他筆下的喬峰,是何等的英雄,要演出這個一個忠于原著的、古典主義的、悲劇氣質的喬峰,是多麼的難。

金庸說過,寫武俠小說,其實是寫人性,只有刻畫人性,才有較長期的價值。

胡軍的表演詮釋了什麼叫真英雄,真豪杰。

可是黃日華的表演,完美演繹的是金庸對于俠之大者的定義和人性的況味。

這樣的武俠劇人物塑造,前無古人,未來也難有來者了。

第三,是完美塑造了武俠群像,在所有武俠劇中,很可能是不可替代角色最多的一部。

多年來,港味武俠最受詬病的一點就是場景有限。看張紀中版天地山水任你遨游的闊氣,資金有限的港味武俠更顯得小了。

但這一缺憾反而成就了港味武俠的一大特征——關注角色。

97版《天龍八部》喬峰塑造固然成功,但其他角色同樣精彩。

陳浩民飾演的段譽,相比原著變得更加專一,更加癡情。

對比82年湯鎮業扮演的段譽的貴氣,陳浩民把角色頑皮可愛的一面塑造得更成功了,初見王語嫣、枯井定情等重頭戲,表情豐富卻又不夸張,情緒表達準確,小算盤打得可精。

陳浩民演喜劇的部分很好,但到了悲的部分就發揮有限,曼陀山莊父母雙亡戲份,比起樊少皇的悲情戲,可就差遠了。

虛竹是典型的被命運推著走的角色,也是整個故事中最幸運的角色,

樊少皇對于虛竹的塑造也非常成功,當年他自帶憨氣,勝在清朗,激動時雙目炯炯,開心時天真簡單,加上本人有功夫底子,增加了動作戲的看點。尤其在少室山大戰中,初次和父母相認就骨肉分離,那種欲哭無淚的狀態被拿捏得極為細膩。

李若彤在劇中分飾兩角,也無可挑剔。王語嫣的美沒有攻擊性,是洗去一身鉛華的溫婉清麗。

傷心的時候,臉上不是極度的憤怒或生氣。就像被輕輕丟下一顆石頭的湖面,一點點泛開漣漪。

而王夫人阿蘿的貴氣與毒辣無情,又和王語嫣的聰慧溫柔區分得十分清楚。

張國強演的慕容復,也是各個版本中最佳的。

這個角色孤傲、自負、為達到目的不折手段,而且從小盛名,有著無法承受失敗的性格缺陷。

當其父慕容博已經看破一切,皈依佛門時,他還是放不下心中的驕傲自負, 張國強用了很多細節演這個反派,譬如看到段譽和王語嫣在一起,那忽然的怒喝,以及那笑容突然收斂。

除了幾個主要角色的流光溢彩之外,旁邊走馬燈一樣的小人物也是活靈活現,盡管都不是有很多戲份,但你能感覺到他們是活生生的人,他們背后的故事都值得我們去想象。

22歲的何美鈿演十七八歲的鐘靈,戲份有限,但每場戲都靈氣十足。

那種少女的可愛羞澀被她演絕了。

雪梨飾演的馬夫人康敏,看喬峰的眼神好像帶著勾子,把角色的邪魅、偏執和變態詮釋到了極致,不論是出場時被喬峰噴了一臉血后暗自品嘗的恐怖,還是后來被阿紫毀容后的絕望,都被她從眼眉之間準確的傳達出來。

劉玉翠飾演的阿紫,外形不夠美,但卻把角色的靈動和毒辣演到極致,但觀眾厭惡她,又有一絲可憐她,尤其是結局。

還有一些反派很可愛,李國麟的鳩摩智是武癡,在原著里并不算顯眼,但通過李國麟的演繹,我們都看到這個角色的可愛。

秦煌飾演的岳老三也很可愛,跟段譽的師徒戲是觀眾的歡樂源泉。

事實上,在劇中,這樣讓人過目難忘的小人物還有很多,比如羅君左飾演的包不同,

陳安瑩飾演的天山童姥也是所有版本里最好的,她的傻姑也十分精彩。

其他如趙學兒的木婉清、潘志文的段正淳、鮑方的掃地僧、陳榮俊的全冠清、劉丹的馬大元、王偉的耶律洪基等等,各個性格鮮明。

雖然如今江漢、馬菁宜、廖麗麗、王偉、鮑方、羅國維、何璧堅、黃新、孫季卿、羅君左等都去世了,

但觀眾再讀小說時,眼前會自動浮現這些演員的形象,這些角色會一直在觀眾心中閃耀。

第四,是97版《天龍八部》拍出了金庸武俠江湖的精髓。

在《天龍八部》的故事里,時間有一種奇妙的力量。

和電影不一樣,電視劇在技術上更容易被后世更替,曾經的爆款更難經得起時間流逝的考驗。

很多曾經讓人津津樂道的王炸回頭再看會看不下去,但97版《天龍八部》始終是例外,它不但在當年大放異彩,更在綿長的時間之風中,不斷地、不斷地綻放出了新的光輝。

為什麼呢, 「好看」是一個綜合的感覺。

港產武俠劇把演員放到最恰當的位置,劇情是扣著觀眾情緒走的,音樂通俗卻能傳遞情感,妝容服飾拼的不是預算最多,而是最「合適」,最「不出戲」。

演員、情節、台詞、節奏等等要綜合在一起呈現出最佳效果,所以如今看,還是好看。

反觀如今的武俠劇,就算你要迎合大眾發糖,但什麼是糖呢?有當年的夢姑和虛竹甜嗎?

基本的「行活」都太差了。

更關鍵的,是劇中拍出了金庸的江湖。

為什麼張紀中為代表的內地武俠劇也很有誠意,制作條件也好,但總是覺得哪里不對,答案是無論怎麼努力,味道都不對,一拍就太正。

而武俠在江湖之遠,港產電視劇工業對拍攝武俠故事卻有一整套經驗和方法論,也摸索出一套渾然天成的氣質,就能拍出內地武俠劇拍不出的感覺。

什麼呢?俠意。

到底什麼叫武俠劇?不是要體量大、集數長,也不是空有華麗的皮囊,而是有江湖的感覺。

李添勝十幾歲已經看過所有金庸著作,看完一遍又一遍,幾乎可以背出內容,拍《天龍八部》的時候他說:「金庸劇的任何歷史事件一點改動都沒有,每一個地點我都仔細勘查過。」

劇組雖然窮,但努力,陳浩民的第一場打戲就用了21天來拍攝,就連劇中的小松鼠、金蟾蜍等動物都是真實的。

當年陳浩民剛入行,有次導演見陳浩民蹲在地上,將地上淤泥涂在臉上。因為看到劇本上交代下一場戲段譽臉上很臟,所以他趁空先將淤泥涂上。

這才是港味武俠得以成功的內在機理。

武俠劇不是靠錢多就行的,97版《天龍八部》的景都是遮遮掩掩的,所有故事都在無線電視城幾個場景里拍完。假山觀眾在《神雕俠侶》又看到了。

可它就是讓你感覺到江湖很大,人很復雜,江湖夜雨,英雄小人,看都看不盡。

而如今的武俠劇后者的場景很多很豪華,要什麼有什麼,打起來特效鋪天蓋地,但觀眾偏偏感覺江湖很小,劇中人都像是來玩cosplay,沒一個是真俠客。

97版與其他版之間的差別,就好像火鍋和大餐。

有的大餐用盡高級食材,看起來應有盡有,但拍出來的故事, 把世界上夸獎任何一部劇集的話放上去都適用,無外乎「流暢、完整、細節巧妙,表演合格」等陳腔濫調。

而97版《天龍八部》這鍋港式武俠火鍋,銅鍋一架,炭火一燒,火星滋滋往外竄,這鍋火鍋的魅力就在于,食材未必有多了不起,卻提供了你最熟悉的味道和意料之外的驚喜。

這些共同撐起了一片熱氣騰騰充滿武俠韻味的「江湖」。

還會有這樣的武俠劇嗎?恐怕很難了。

金庸故事是大IP,但凡選角,都會引發關注,這叫「自帶流量」。而小說情節之豐富也讓翻拍操作看起來很容易。王晶和甄子丹的新版《天龍八部》又要來了,陳鈺琪劉雅瑟都參演。

可是,有些東西就是很稀罕的,比如改編得體的故事、人物,好看的動作設計,當然最大的問題還是:誰來演?誰能演好?

放眼如今娛樂圈,能把喬峰的豪情、悲壯拿捏精準的演員,我是想不出來。

新一屆武俠劇,動作是慢鏡頭,骨子里軟綿綿,武俠味更是整體的倒退。

說句不好聽的,有些演員,恐怕連把原著讀懂、讀透的能力都不具備。

怎麼拍出「吞風吻雨,葬落日,欺山趕海 踐雪徑」人生變幻,演出「未曾彷徨,也未絕望」的俠義、瀟灑與豁達。

所以,或許我們可能真就再也拍不出第二部97版《天龍》了。

不過,換個角度看,那部經典,已經完美完成了它的歷史任務。它不但盡可能多地還原了原著的宏大、精彩和歷史洞察,也讓更多普通人了解到了金庸的這部小說,這已經足夠了。

2021年老版演員曾經重聚,最美的王語嫣臉上也有了皺紋,他們老了,武俠也老了,就不必強求。

但劇集留下的啟示是:觀眾看重的永遠是故事本身,如果一個故事好懂、好看,還能讓觀眾感受到什麼是俠義,那就是最好的故事。

特效再精彩,都不如一個深入人心的角色來得實在。

那些年曾看過97版《天龍八部》的80后90后,如今都已把降龍十八掌練到第九重,卻還是學不會《難念的經》,而未來是屬于年輕人的,就像武俠劇似乎也該退出歷史了,有些作品就屬于那個時代,不可復制,無緣重現。

但我們這群倔強的老人還是堅持在人生的舞台上,跟武俠一起懷舊完最后一場。

日子「沙滾滾 水皺皺笑著浪蕩」,生活「憑這兩眼 與百臂 或千手 不能防」,而生活依然是「啊 哈參一生 參不透 這條難題」。

可我們還在一次次重看97版《天龍八部》,是因為了哪怕我們活成了路人甲、丐幫乙,無論現實之深還是江湖之遠,心中還是永遠希望成為,一個喬峰這樣的真英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