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出現一次的蟬」,卻被真菌操控成「僵尸蟬」,腹部沒了還要繁殖!

小魚 2022/11/12 檢舉 我要評論

每年夏天都會有許多知了(蟬)在枝頭鳴叫,它們的聲音十分洪亮,但是它們的壽命卻十分短暫,一般只有15天左右。

在昆蟲界,其實蟬的壽命是數一數二的,短則2-5年,長的話可以達到十幾年,只是它們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地下,吮吸樹根的汁液過活。

到達地面后,蟬的唯一目的就是繁殖,雄性用鳴叫的方式吸引雌性,而雌性在碰到合適的雄性后會拍動翅膀來吸引雄性進一步行動。

然而,即便是短暫的十幾天地面生活,卻有許多捕食者盯著它們,其中就包括人類,畢竟誰能不愛一碗剛剛出爐的油炸蟬呢?

圖注:油炸蟬

可能這是「中國蟬」出土后要面對的問題(下鍋油炸),外國的蟬或許會少了人類捕食者,但是它們絕對不是安全的,因為一大堆更可怕的捕食者在等著這一年一度的盛宴。

其中就包括一種真菌——Massospora cicadina,這種真菌是專門針對十七年蟬的真菌,而被這種真菌感染后,蟬會變成類似「行尸走肉」一樣的存在。

蟬在真菌操控下完成一系列驚人的操作并幫助傳播真菌,有點像我們電影中看到的「僵尸」,所以它們有一個形象的名字——「僵尸蟬」。

圖注:僵尸蟬

十七年蟬——世界上最龐大的昆蟲群

我們前面說過,蟬的壽命有長短之分,這是不同種類蟬的不同表現,中國的蟬一般在地下只會生活3-7年,而這種被真菌操控的十七年蟬的一種,是北美獨有的物種。

這種蟬被稱作「周期性蟬」,它們17年才會出現一次。北美有12種十七年蟬和3種十三年蟬,以及其它各種非周期性蟬。

神奇的是,這些周期性蟬大部分都是在不同年份出現的,所以每年夏天都會有蟬鳴聲。

而我們說的這種被真菌操控的十七年蟬是種群最多的一種,當它們出現的時候,會顯得相當壯觀。

​據說一次能同時出現300億只,每英畝(約等于4047平米)土地達到150萬只蟬。

什麼概念呢?一只蟬占用的面積差不多有5平方厘米,如果平鋪的話,一英畝的土地都鋪不下這些蟬,需要堆積起來。

​它們被認為是地球種群數量最龐大的昆蟲物種,每次出現的時候都會給周圍的人,以及動植物帶來一些麻煩。

但是,考慮到它們這麼長時間才出現一次,你很難討厭它們,關于贊美它們的「詩詞歌賦」還挺多的。

至于為什麼它們會進化出這種周期性出現的行為,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躲避捕食者。

不過有趣的是,這些周期性蟬都是表現出「​質數​周期性」,就像十七年蟬以「17」為周期一樣,還有十三年蟬的「13」,也是​質數​年份,直到現在這個還是一個謎。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樣它們可以完美躲避捕食者,因為很少有捕食者能夠活這麼長時間來同步它們的周期盛宴,捕食者的后代并不知道有這樣一次盛宴,它們可以在捕食者毫無準備的時候出現,以減少傷亡。

但是有一種生物除外,就是我們前面說的Massospora cicadina,這種真菌已經幾乎同步了這種十七年蟬的周期。

圖注:腹部被真菌取代的蟬

可怕、可悲的「僵尸蟬」

當十七年蟬在地底下吸食植物的根液時,一個致命的敵人——Massospora cicadina正埋伏在這些樹附近,它們是十七年蟬唯一的感染者或者捕食者。

說到昆蟲的感染者,其實很多昆蟲都有獨有的真菌感染者或者捕食者,但是像十七年蟬這樣只有唯一一個針對它們的物種是罕見的,這要歸功于它們隱忍17年的耐力。

當十七年蟬破土而出的時候,Massospora cicadina就會得到一個「蘇醒」的信號。

然后,它們只要碰到一只剛剛出土的蟬,就會穿透蟬的皮膚,然后把蟬的身體當作一個花園不停繁殖。

​起初,蟬在外表上沒有任何改變,這可以稱為潛伏期,之后,這種真菌會吃掉蟬的屁股,留下一團黃色的腹部形狀的孢子。

當蟬的屁股被真菌孢子取代的時候,蟬是活著的。只是這個時候一只蟬已經被真菌霍霍的差不多了,真菌需要傳播,所以細思極恐的事就出現了——它們操控被感染的蟬。

真菌操控著那些被感染的蟬去尋找配偶,迫使它通過與未被感染的蟬交配,并四處飛散孢子來將真菌傳播。

有趣的是,被感染的蟬甚至分不清自己的性別,一些被感染的雄性會拍動翅膀吸引雄性過來與之交配(雌蟬的通用吸引異性肢體語言就是拍動翅膀),然后把真菌傳給它。

想象一下,在鬧市區爆發「僵尸病毒」會怎麼樣?由于十七年蟬的種群密度驚人,所以這種真菌的爆發就有點像在鬧市區爆發一樣,它的傳播速度是非常驚人的。

不過不用擔心,十七年蟬的數量更加驚人,即便一半以上被感染,剩下的正常部分也足以繁殖并制造17年后相同規模的種群盛宴;也不用擔心真菌會滅絕蟬類,因為十七年蟬是它們唯一的宿主。

當真菌無法傳播的時候,它們會在土壤里休眠,直到17年后,這批蟬的后代再次把它們喚醒。

圖注:被真菌操控的僵尸螞蟻

最后

其實動物界被真菌操控行為的事情并不算罕見,特別是昆蟲,許多昆蟲會被真菌操控,比如可憐的螞蟻就是被真菌操控的典型例子之一。

至于真菌是如何操控生物體的,至今也是個謎。不過一些研究指出,它們是通過精神類化學物質,其中一種是裸蓋菇素——就是毒蘑菇讓人引起幻覺的物質。

不過話又說回來,既然動物界被寄生生物控制行為并不算罕見,那麼人呢?會不會我們也受控于某種寄生生物呢?

現在有研究發現,弓形蟲可以改變我們的性格,而這種寄生蟲在人群中的感染率為20%~60%,想想還是挺可怕的。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